而且身影不止是一道,而是足足五道,呈現五邊形。

    有的綻放著滔天艷艷火光,有的身如萬里碧濤,有的壯闊如無邊大地……

    五道偉岸的身影,各自綻放著不同的大道氣息,代表了金木水火土五行氣息,但無一例外都是這般地至尊無上,是古之大帝的存在。

    五位古帝至尊傲立星空中,讓時空靜止,讓歲月不再流淌,唯己身永恒,俯瞰而下,看著葉晨。

    “見過五位至尊前輩?!?br />
    面對五位至尊存在,葉晨略微鞠身,以顯尊敬,但并沒有跪伏而下。

    這是他的道,哪怕是至尊都不可讓他跪伏朝拜。

    不過那高高在上的五大至尊并沒有因此流露出絲毫的不滿與憤怒,相反有著些許贊賞。

    “等待了無窮歲月,終于等到你的出現了?!?br />
    那淵博如大地的至尊開口,臉容看不清楚,但帶著溫和的笑意。

    “混沌修行者,而且還凝練出如此混沌體質,這一頂至尊神冠理應屬于你?!?br />
    周身燃燒著無窮火光的至尊也開口,隆隆響徹星空。

    “當年的使命,而今也算是就此結束了?!北燙穩縑斕鬧磷鷚不夯旱氐?,不過看向了星空中的幾道身影,微微一嘆:“只是沒想到他們還真的留下了一些后手,竟要親手爭奪共同留下的那份仙緣……”

    “雖然破壞了規則,不過也罷了,算是給這些未來最強者留下的一些阻攔吧,如果連這一關也邁不過去,也沒資格得到那份最大的仙緣了……”

    五行至尊并沒有出手阻止那些破壞規則的那些人,各自手指一點,金色、青色、藍色、赤色、黃色等五種色澤沒入了神圣白金鑄就的帝冠上,頓時浮現出了五枚寶石,對應了金木水火土五色,美輪美奐,彰顯得帝冠越發地至尊無上。

    這一刻,葉晨能夠感覺到,他體內的永恒之冠竟是在微微輕顫了一下,旋即恢復了平靜……

    葉晨心神一震。

    果然,永恒之冠與這些至尊神冠有著特別的關系。

    “謝五位至尊前輩賜予?!幣凍堪菪?。

    五大至尊這一刻都感覺到了葉晨體內的特別異動,眸光竟是洞穿了他的身體。

    他的眉心泥丸宮中,混沌圣魂小人頂戴的永恒之冠都若隱若現,沉浮九彩絢爛光華。

    五大至尊眸光剎那間綻放璀璨光華,有至尊語氣中帶著一縷驚色:“還真的是它……”

    “沒想到最重要的已經被……”

    話語未盡,有意地止住,但葉晨聽得出其中的一絲絲驚撼。

    葉晨道:“五位至尊前輩,晚輩敢問一聲,‘至尊’仙緣到底為何物?”

    對于“至尊”仙緣到底是何物?任何都不清楚,或許唯有當年參與留下仙緣的諸天至尊,以及十天帝殿,還有曾前往十天帝殿的無相君王方可知曉。

    但能夠使得那些至尊都不惜一切,留下各種后手在此,葉晨就不得不懷疑這等“至尊”仙緣到底是何物。

    五大至尊沒有回答,而是回答了一句:“你到時候就會知道,但可告知你一點,與‘永恒’有關!”

    沒有正面回答,但簡單的一個與“永恒”有關,當可知曉“至尊”仙緣是多么地不凡。

    “修煉混沌大道的小友,希望你能夠走到最后,得到諸天至尊留下的那份最大仙緣吧,或許也唯有你才能夠超脫命運,走到所有人的最前方……”

    話聲回蕩葉晨的耳畔邊,但五大至尊身影已然消散,徹底消失。

    葉晨手掌握住神圣白金鑄就的五行帝冠,久久沉默。

    嗡——

    最終被靜止的星空也恢復了本來,一切皆可動。

    所有人都關注在葉晨身上,更是關注在他手上的帝冠,露出了最為熾熱的光華。

    唯有帝冠,至尊神冠,方才是最終爭奪“至尊”仙緣的最大憑借!

    “小友,請將帝冠出來,本君可以做主,任由你安全離開!”

    一位準君王上前,對于至尊神冠無比眼熱。

    其他幾位準君王都上前,步步緊逼,散發著極為可怕的威勢,彌漫蒼穹星空之地。

    無聲無息,卻是無形間營造著一種極為可怕的聲勢,是要威迫葉晨將之交出來。

    神帝子、楚神君、宇無敵、凰瑤等四大年輕準君王此刻也不斷臨近。

    沒有任何言語,但目的同樣如此,只為了那一頂至尊神冠。

    北荒邪帝也出現了,銀月神王冰寒出塵,手執一把如月神劍。

    一道如帝般不朽而偉岸的身影傲立星空,帝姿蓋世,大步臨近……

    但凡是進入星空中的所有準君王,都步步緊逼葉晨。

    即便葉晨展現出的實力極端驚世,卻依舊不是阻擋他們出手的困難。

    “不想死的話就滾開一邊去!”

    葉晨只是冷冷掃了他一眼,大手緊緊抓住帝冠。

    他能夠感受到,得到了這一頂帝冠,只要徹底煉化,這片星空都受到了他的掌控,乃至是帝殿、帝星,甚至是整個帝星秘境,都受到了他的掌控。

    只要他掌握這頂帝冠,就是帝星秘境的真正主宰。

    也是逆天的機緣。

    是五大至尊的終極遺留。

    一眾準君王都神色相當難看,這小輩實在太過狂妄了,竟讓他們滾?

    “出手,殺了這小輩,至于至尊神冠花落誰手,各憑手段!”

    一位準君王開口,他是屬于至尊古域的準君王,不是大地之主,也不是虛天君,而是一位古老時代的準君王,年歲很大,看上去是一位老者,血氣雖然依舊很強盛,但依然開始走向了日落黃昏的下坡路。

    他乃上古年間赫赫有名的蓋世強者,主宰至尊古域一個時代沉浮的上古無敵強者,封存到這一世就是為了爭奪諸天至尊留下的“至尊”仙緣,豈會眼睜睜地放過大好機會。

    眨眼間,這些準君王就一起出手,殺向葉晨。

    其中,就有五位準君王,清一色的古老時代準君王,但實力都很強大,即便知曉葉晨實力很強大,卻依舊不曾放棄。

    “看誰敢傷害我主上!”

    一聲大喝!

    唰——

    這時候,葉晨不曾身動,身下的歲月天獸化作挺拔人影,身上歲月之光在沸騰,剎那出手,與沖過來的五大準君王碰撞。

    這片天地通體都是歲月之光浮現,交織天地,化作歲月光網。

    轟轟轟轟轟轟——

    五大準君王的攻伐手段都被格擋下來了,被歲月之光給腐蝕削弱,直接消失。

    無人震驚地看著恒宇準君王:“你也是準君王?”

    其他未曾出手的準君王都神色大變。

    “不錯,我正是?!?br />
    恒宇準君王并沒有否認,準君王氣息綻放,橫掃星空,讓所有準君王都變色,也讓帝殿中的諸強神色難看。

    斗戰圣王自身足夠逆天與強大也就罷了,沒想到就連身下坐騎的歲月天獸都是一尊準君王,還是修煉歲月大道的準君王,這是何等逆天啊。

    而且能夠阻擋五大準君王的攻擊,最起碼也是準君王中期的存在。

    只是他們并不清楚,恒宇準君王當年也就是準君王初期罷了,不過葉晨進入帝星秘境修煉,暗中也讓恒宇準君王離開,尋找到了合適的道星,其中竟就有歲月大道的道星,與恒宇準君王大道屬性相契合。

    因此短短數年時間,恒宇準君王方才一下子從準君王初期一躍成為中期,甚至相當接近后期的階段。

    所有準備出手的準君王都身影停頓下來,看著葉晨,也看著恒宇準君王,像是在衡量是否有可能從葉晨手上搶過帝冠。

    不過一番推算,不少準君王都不由搖頭,因為覺得很難。

    不算葉晨,僅僅就是這恒宇準君王,即便在場中不少人都足以對付,但那逆天的速度確實望塵莫及。

    何況還有一個足以橫壓四大準君王后期的葉晨,實力之強大,至今依舊不曾看到真正上限,讓不少準君王都心有戚戚焉,一時之間都不敢輕易出手。

    銀月神王以及幾位神秘的準君王都平靜看著葉晨,不過眸光微微閃爍,同樣是有所衡量。

    葉晨傲立星空,掃視這些準君王,冷冷一笑。

    最后,他看向了與神榮八九分相似的北荒邪帝,眸光中的殺意絲毫不加以掩飾。

    “北荒邪帝!”

    一聲道喝炸開,葉晨身影猛地一動,不曾讓恒宇準君王重新化作歲月天獸,便是縱天而過,速度快到極致,頃刻間就來到北荒邪帝的面前,直接出手。

    “斗戰圣王!”

    北荒邪帝神色一變,想也不想就直接出手,有著滾滾的信仰之光沸騰而出,化作滔天的光焰,威能陡增不知道多少,與近身而至的葉晨碰撞。

    轟隆——

    天崩地裂,星空炸開,靠近身前的所有道星都直接炸開了。

    所有信仰之光都被撕裂了,葉晨身上綻放著璀璨的混沌光,破開一切阻擋,萬道沸騰。

    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桿暗金色大戟,猶如當初的天荒大戟,乃是以金之君王規則凝聚而成,絲毫不弱于真正的準君王戰兵,甚至更為可怕,怒劈而下。

    轟——

    這片星空都被轟塌了,數之不清的飛火道星炸開。

    北荒邪帝一聲大吼,身影倒飛,血光綻放,因為半邊身子都被粉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