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混沌光繭中沖出的一根根秩序神鏈,可以見到每一根秩序神鏈連接的盡頭,都是一方方大世界,都從這些朦朧虛影中汲取得到了大量的神能,源源不斷地輸送向了混沌光繭中,使其表面流轉的光芒更加地熾盛燦燦,仿佛可以耀眼諸天。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總算是明白到了,混沌光繭以秩序神鏈貫穿了各個古世界,要汲取各個世界的偉力,成為養分,加快蛻變的速度。

    好一個斗戰圣王!

    所有敵對的大能都要色變了,因為斗戰圣王的舉動超乎想象的不凡,一旦成功地蛻變出來,還得了。

    誰都可感受到混沌光繭上的氣機,徹底蛻變出來絕對是不可想象的。

    “萬萬不能讓他成功,殺尊,你還不動手!”帝族大能咆哮,也有著心悸。

    “我也知道,別吼我?!?br />
    殺尊神色冰寒,但現在也顧不上被帝族大能呵斥,更為重要自然還是將斗戰圣王都徹底地扼殺在成功的搖籃中。

    他唰地一聲再度出手,無聲無息地粉碎天下,一把神劍刺向了混沌光繭,但是混沌光繭有靈,突然沖天而起,沖上了九天之上,甚至更是沒入了域外星空中。

    它快得過分,也快得離譜,并且表面出現了一個個巨大的黑洞,竟然吞噬向了古帝界中的星空。

    轟隆一聲巨響后,一股股璀璨到極致的星輝源源不斷地被汲取過來,化作了一道道耀盛的光河,不斷地沒入了混沌光繭中,諸天星辰之力也被快速地吞噬了。

    肉眼可見,這片廣袤的星域快速地黯淡下來,這一切都因為混沌光繭的緣故,太可怕的,也令得幾乎所有人都震驚。

    殺尊也閃電般地沖上了星空之地中,刺殺向了混沌光繭,無論如何都不能夠讓斗戰圣王蛻變成功,因為這絕對是最可怕的一件事。

    雖然混沌光繭速度極快,不斷地逃遁,但殺尊畢竟也是遠古大能,更是第一殺手大能,速度更是優勝于其他遠古大能。

    唰地一聲,就快速地拉近了距離,更是不斷地劈出了一道道通天劍芒,將一根根秩序神鏈都劈斷開來,化為了漫天的碎片,讓混沌光繭無法成功地汲取得到諸天偉力。

    可以見到,混沌光繭快速地逃跑,從這片星域中再度下沉,回到了古神大陸上,而后沖向了混亂之海。

    混亂之??癖┪薇?,充滿了無盡?;?,但是對于混沌光繭而言,這里確實最好的補充神能之地,再狂暴的力量在混沌面前都是溫順的,一下子就被平復下來了,而后被吞噬,源源不斷地沖入了混沌光繭中,使其表面上流轉的霞光越發地顯得熾盛閃耀,亮若一輪曜日。

    然而殺尊確實如影隨影,根本沒有讓混沌光繭有時間可以離開,不斷地追殺著。

    他劈出了一道又一道粗大的劍芒,蘊含著無量殺氣,轟擊在混沌光繭上。

    混沌光繭只能夠被動地進行著防御,沖出了一根根充滿混沌氣的秩序神鏈,也有著混沌光,在碰撞,也在化解,但還是被不少劈在光繭上,泄露了一股股精氣。

    然而沒有傷及真正的本源。

    就這樣,一追一逃中,兩者已經穿越了混亂之海,來到了古帝大陸上。

    與此同時,其他大能都沖了過去,緊緊跟隨著。

    轟隆隆

    這一日,古帝大陸上空,無論是妖域、獸域,還是人域三十六帝國七十二古國,無數的生靈都被驚動了。

    他們抬首就見到了九天云上,突然間出現了另一顆太陽,并且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驚人速度正在橫空而過,快到不可思議。

    然而后方卻有著恐怖的大道波動,浩浩蕩蕩,令得所有人陡然失色,因為那是遠古大能,展現天地法相,在追殺著混沌光繭。

    肉眼可見,那一道道劍芒的劈出,何其地沛然,何其地恐怖無邊,粉碎開了大片大片的星空,每一道的落下,都必然會將星空中的星辰劈落下來,炸開黑暗的星空之地。

    而混沌光繭中則是沖出了一片片混沌光與之抗衡,有著一根根秩序神鏈。

    這一切都如此不凡,舉世矚目。

    此時此刻,混沌光繭赫然就是沖向了中央帝城的方位。

    “快,攔截住他,不能讓他進入帝城中,否則將會徹底不可殺了!”

    當中,太古妖神一方的幾位遠古大能都變色了,遠遠就傳音,讓殺尊趕緊出手。

    萬萬不能讓混沌光繭沖到帝城中,那里才是圣域的大本營,不但信仰之力比起古神大陸更多,而且帝城一旦開啟了,世間上又有幾個人可以破開,太古君王也不行,因為這是太圣皇的帝城,不朽不滅。

    轟

    就在這個時候,域外星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可怕的光芒,充滿了無量威壓,甚至比起遠古大能還要更加地恐怖,當中伴隨著絲絲縷縷的帝威。

    “帝兵???”

    所有人都色變了,帝族大能的身份昭然若揭了,就是太圣皇族的那位大能,此刻不惜一切動用了帝族中的帝兵,劈出來一道神光,要將混沌光繭徹底地滅殺。

    葉晨在沉睡,在蛻變,不能徹底地進行出手,甚至連天荒大戟都難以動用,只能夠憑借著本能,讓混沌光繭閃電地橫移開去,并且避開了帝兵攻伐,轉移方向,再度沖入了星空的最深處中。

    光繭不斷地吞納諸天星輝之力,光繭上流轉的光芒越發地顯得熾盛,并且透露出了更為強絕與可怖的生命力,有著巨大的心跳聲在響徹,每一次的跳動都震顫著諸天星辰。

    并且射出的秩序神鏈更多,不斷地連接著一方又一方的古老世界,更是源源不斷地吞噬著諸天偉力,成為養分,當中透發出的氣機越發地驚人了,便是遠古大能都要感到心驚。

    殺尊有心想要阻擋,但是混沌光繭的速度到了后期實在太快了,不斷地穿梭一片又一片星域,避開了一切的攻擊。

    轟轟轟

    諸天大能都快速地沖過去,要在星空的盡頭攔截住混沌光繭,徹底地進行滅殺。

    九虛神王、太古蠻神王、夏之帝等一批遠古大能自然不可能任由他們行動,都沖過去進行阻擋。

    其他人根本就無法跟上這些遠古大能的速度,但也遠遠地進行著跟隨。

    只不過,他們都感覺這一次斗戰圣王很有可能會是在劫難逃。

    畢竟斗戰圣王哪怕再強大也在蛻變中,且處于關鍵時刻中,這種時候往往都是最致命的,稍有不慎都會陷入身死道消的局面中。

    古往今來這樣的事跡見得太多,許多絕代天驕都是在蛻變關鍵時刻失敗,而一旦失敗,伴隨而至的更有可能是會是道火焚身,一切都走向徹底地毀滅中。

    畢竟大道無情!

    轟

    最后,混沌光繭遠遠地沒入了星空最深處,在那里吞納著諸天星辰之力,肉眼可見,那里的星辰直接一大片黯淡下去了,與此同時,混沌光繭的光輝已然亮若曜日了,刺目無比,到了最后階段。

    殺尊持掌著殺神劍橫空而去,展現出可怕的殺生大術,不惜一切,一道道可怕的劍芒不斷地落在混沌光繭中,生生地劈出了大片大片的無量精氣,竟然讓黯淡的星域再一次地閃耀起來了。

    “斗戰圣王,看你這一次如何逃走!”

    殺尊冷哼,抽取來了諸天偉力,轟然落下去了,封天鎖地,為的就是不讓混沌光繭可以順利地逃脫出去。

    轟

    最后,混沌光繭猛地閃耀開無量光,轟地一聲洞穿了虛空,伴隨著成片的混沌古氣,徹底地破空消失了。

    并且有混沌古氣抹去痕跡,令人無法追尋下去。

    “糟了!”

    太古妖神一方所有大能都變色了,就這樣被混沌光繭逃掉了嗎?

    要知道他們都感覺到其中斗戰圣王都蛻變得差不多了,即將都要功成,一旦出世,就是最大的麻煩來了。

    他們四處尋找,與此同時,夏之帝一方的六位遠古大能也在尋找,自然也是為了提前找到,更好地去?;せ煦綣餳?。

    轟

    這個時候,星空中出現了無量的威能,壓蓋滿蒼穹,甚至令得帝族大能都要神色大變。

    那等力量無比強大,是信仰之力,而且還是無量的信仰之力,不知道何等地澎湃強盛。

    這一刻圣教天神居然趕到來了,他得知斗戰圣王正在蛻變的消息后,馬上就認定了這個時候的他無法影響到信仰之力,于是冒險地跨界而來,無論如何都不能夠讓斗戰圣王成功地蛻變,成功地活下來。

    光門矗立星空深處,圣教天神跨界而來,頭頂上出現了一座天機神盤,內有陰陽八卦,不斷地進行著推演,在尋找混沌光繭的去向。

    “天神,是這個無恥的叛徒!”

    夏之帝憤怒,九虛神王、太古蠻神王都神怒,六位遠古大能沖天而起,要對圣教天神這個無恥的叛徒出手,更要阻止他推演出混沌光繭的去向。

    只是太古妖神、帝都大能等其他遠古大能阻止了,橫亙星空,讓他們無法突破。

    圣教天神凝神推演著,眉心中綻放開璀璨閃耀的光華,一枚枚神秘的大道符文在沖天,在交織,并且有著成片成片的信仰之力在燃燒,極限提升思感度。

    可惜混沌破滅一切,化解一切,可以讓一切都返溯為本源,根本就難以推演。

    不過圣教天神自然不會放棄,最后,他反而道而行之,借助信仰之力乃是世人誦念斗戰圣王的恩德,始終有著一線契合,就此進行著推演。

    “他在神界中!”

    最終,足足過去了半個時辰后,圣教天神猛地色變,第一個沖天而起,沒入了星空的最深處。

    其他遠古大能聞言,都陡然色變,一個個都閃電般地沖上了九天上,相繼沒入了昔日因為異族而全面崩潰破滅的神界中,那里還是崩塌,陷入了混沌中,充滿了無數?;?。

    然而對于遠古大能而言根本沒什么。

    他們都見到了,在崩塌的神界最深處,混沌光繭扎根其中,所有秩序神鏈都沒入其中,源源不斷地汲取著所有的混沌氣,快速地壯大著,甚至感受到了,不出半個時辰,混沌光繭或許就要破繭而去了。

    “快出手,殺了他!”

    包括圣教天神在內,足足八位遠古大能一起出手,轟向了混沌光繭,然而夏之帝等六位大能也在進行阻擋,但最終還是被圣教天神欺身而近了。

    他身披圣袍,宛若是一尊神圣神坻,但居高臨下,俯視著混沌光繭,冷冷地道:“斗戰圣王,你還是應該活在過去中?!?br />
    轟隆

    浩瀚若淵的信仰之力淹沒破敗的神界,都在焚燒,全都灑向了混沌光繭。

    然而讓圣教天神色變的是,這些信仰之力燃燒所化作的一切力量,居然都成為了養分,被混沌光繭汲取了。

    那里的波動變得更加地澎湃強盛了,恐怖的心跳聲在震動,顫動著整個破敗神界,令人震撼。

    斗戰圣王下一刻就要成功地蛻變了,即便不是也會在片刻后醒轉,從透發出的氣機完全能夠感受得到。

    色變之下,圣教天神得到一件不朽古兵,乃是殺尊的殺神劍,殺氣無邊,在信仰之力的加持下更是恐怖,徑直劈落下了。

    轟隆

    混沌光繭終究還是沒有避開,被一劍生生地劈開兩邊了,難以阻擋。

    當中有著大量的精氣在爆發,席卷四方,沖向了破敗的神界,居然令得這方區域不再是破壞,相反是開始緩緩地還原,可想而知當中蘊含著何等沛然的大道精氣。

    “糟了”

    夏之帝等一群遠古大能立時色變了。

    混沌光繭中,一道身影跌落來了,被無數秩序神鏈纏繞住,赫然正是葉晨,他始終都在沉睡中。

    “斗戰圣王,送你往生!”

    唰

    圣教天神再度出手,殺神劍落下,只是就在這一剎那,沉睡中的葉晨猛地張開了雙眸,剎那風云色變,一切都發生了變化。

    所有人都感覺中,世間上有著一尊最可怕的存在在蘇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