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諸天大能都微微色變,然而卻也有著好一些大能冷哼:“你一個年輕小輩說什么天大的陰謀,這里哪有你說話的地方,一邊去?!?br />
    開口的乃是一位星空強族的大能老祖,乃是老牌大能,相當強大,不將葉晨放在眼內,即便是年輕至尊,除非是帝子或者古路霸主,否則基本而言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除非他們踏入了大能境領域中,但又有幾個年輕至尊踏入這一領域中。

    而且這關系到帝皇的葬身之地,有著莫大的機緣,誰又愿意放棄呢。

    與此同時,禁魂殿的七位遠古大能,尤其是虛界大能更時不時地看著葉晨,總感覺葉晨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葉晨沖過來的時候就以改天換地玄法易變了本源氣機乃至是外貌,只是展現出了年輕至尊的氣機,就是不愿招惹上禁魂殿大能,否則將會惹上很大的麻煩。

    當然,到了這一步,葉晨還是在隱藏著實力,不愿過早暴露。

    凡事留一線,這就是葉晨為什么能夠橫推稱霸到現在的主要理由。

    “小友,你說說是怎么一回事?!逼淥竽苡興恍?,但是九凰大能乃是終極古路的護道者,而且老年有成,足夠穩重,詢問著葉晨相關的情況。

    葉晨沒有隱瞞,一五一十地將殘缺古碑中的內容感知,不說是九凰大能,就算是其他諸天大能都為之色變了,急忙沖向了那里,仔細地查探了那面特別而殘缺的半邊石碑后,全都色變了。

    “糟了,我們可能所有人都被天所算計了?!本嘔舜竽鼙瀋?。

    “被天算計了,這是什么意思?”

    “或者更準確來說,我們都被帝皇算計了?!?br />
    帝皇,也就是天,這是另一種說法,因為這等存在堪輿天道并駕齊驅。

    人算不如天算,所謂的天算,其實指的或許就是帝皇,也就是這方破敗帝界的原主人,一位真正的蓋世帝皇,一直都在算計著一切,所有的一切都是這位帝皇在算計的。

    “快走!”

    諸天大能這一刻都真正變色了,要駕馭著至尊帝兵開辟出一條通道,貫穿外界,離開這里。

    轟——

    一聲最為龐然的巨響后,突然間天崩地裂,風云色變,天穹上出現了巨大的變化,而后浩浩蕩蕩地席卷開去,淹沒諸天。

    天算,來了!

    天地間,驀然間就有著莫大的能量在出現,化作了浩瀚的潮汐,浩浩蕩蕩地彼此起伏起來,不知道是多么地激烈,徹底地風雨色變了。

    本就是破敗下來的蒼涼帝界,而今更是陷入了一片徹底的漆黑中,當中有著一道道凄厲的血色雷電在奔騰交加起來,顯得異常地激烈起來了。

    天崩地裂!

    嗷吼——

    與此同時,位于深淵鴻溝中的龐然巨獸也在咆哮,恐怖的吼聲震動著整片蒼涼大帝界,可以見到天崩地裂,此時此刻更是大地不斷地崩裂。

    嗚嗚嗚——

    陰風呼嘯起來了,無邊的黑霧快地浩浩蕩蕩席卷開去,并且鋪天蓋地地淹沒向了九天十地,要將所有的一切都徹底地淹沒起來了。

    “這是什么?”

    所有人都變色了,包括著五大巔峰大能在內的巔峰大能亦是如此,因為眼前這一切都太過于詭異了,有著無量的神秘的氣機在席卷開來了。

    “大家不要慌,復蘇帝兵,開啟通道,貫穿外界吧!”

    當中一位巔峰大能開口,他是來自于星空深處的絕世強者,年歲很大的,威震星空的一位至強者,差點就要邁出另一步,真正地踏出關鍵性的一步,達到太古君王的無敵領域中。

    自然,他很有著話語權,即便是九凰大能都比不上,聯袂著諸天大能,讓攜帶來的至尊道兵道圖徹底地復蘇起來,有著大宇宙虛影在有投影出來了,諸天星辰在顯化,更有著山河億萬里,浩蕩著無邊神威,全部都被轟擊向了深淵鴻溝中。

    因為包括諸天大能在內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因此未等到這一切的變化出現就急忙地出手,要徹底地開啟天地通道,離開這個破敗帝界中。

    轟隆隆——

    至尊帝兵全面地轟擊開去了,極端地恐怖,震動著整個蒼涼帝界。

    嘩啦啦——

    九條混沌仙金神鏈沖天而起,交織在一起,并且劃空而過,徑直就與至尊道圖在碰撞了。

    轟——

    最恐怖的威能炸開了,至尊道圖倒飛開去,其上出現的宇宙投影都顯得暗淡了不少,然而九條混沌仙金神鏈同樣如此,一條條都到飛開去了,劃斷長空,將帝界一方浩瀚大6都差點崩開了幾截。

    塵埃沖天,破滅一切。

    然而深淵鴻溝中的巨獸沒有倒退,在那里露出了兩只比起星辰還要巨大卻顯得無比森冷的眸子,冷冷地盯著諸天大能,龐然的軀體在延綿欺起伏,吞噬著諸天精氣。

    嘩啦啦——

    九條混沌仙金神鏈難以崩碎,因為材料太非凡了,其中更是一頭太古君王級別的存在在駕馭,根本就是難以真正地崩斷開去,雙方可謂是不相伯仲。

    然而面對著這等局面,所有人都變色了,因為天算來了,就在破敗帝界的天穹至高處上,那里隱約出現了一座無比古老的祖壇,動輒就必然億萬年的流逝,帶有著無盡歲月的腐朽痕跡,經歷了不知道多少萬年。

    其上沒有宏偉的棺醇,有的只是一口石棺,很是古老,不知道多少萬年了。

    石棺上有著無數古老的圖文,歷經了無數年代都不曾徹底地朽滅。

    “難道那才是真正的帝皇葬棺嗎?”

    看到祖壇上那一口神秘的石棺材的時候,所有人都驀然間停止了復蘇至尊帝兵攻伐深淵鴻溝,相反更是眸子間充滿了熾熱的光芒。

    因為那很有可能就是這方破敗帝界的那位帝皇的葬棺,或者其中有著帝尸,更有著那位蓋世帝皇的一切傳承,若是能夠得到手了,恐怕將會是最為逆天的無價仙緣了。

    然而葉晨卻是色變了,因為這或許是天算的真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