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石尊主的身影緩緩地升空,破碎了葉晨的威勢,也令得中央神城中無數人都恢復過來。

    當看到這一幕之時,都立刻明白了,有可怕的入侵者,進入了中央神殿中,多半還要刺殺世界之主破天尊主。

    不過天石尊主似乎出現,?;て鋪熳鷸?。

    且他暴露出了自己的底牌,擁有神王傳承,掌握神王本源內天地,調動磅礴神王本源內天地之力,對決三個神秘入侵者。

    反觀這突然間出現的一男二女三人,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都令人好奇,不過無可置疑,那為首的豐神如玉年輕男子,身上擁有著無與倫比的蓋世威嚴,甚至超越在以往的天石尊主之上。

    毫無疑問,這多半是一個恐怖絕倫到極致的存在,不知從何而來。

    不過世人都相信,哪怕此人再如何可怕,今日都要留下來,因為問鼎世間巔峰的天石尊主即將就要出手了。

    “能夠調用神王本源內天地之力,你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幣凍殼崽?,如此一來,又是有些難以對付。

    對方擁有整個神王本源內天地的天地之力,處于大能境的他,可不是當初只是圣者的葉晨,能夠動用的天地之力只會更多,發揮出來的力量甚至更勝在當年掌控古瀾大世界的葉晨。

    而且擁有著那等蘊含意境之力的神王,多半是歷經多次神王劫的強大神王,他留下的神王本源內天地著實不可小瞧啊。

    “能夠逼得本尊主走到這一步,你也算是了不起。為了獎勵你,我便施展最強一擊殺了你!”

    天石尊主對于葉晨也是敬佩,這多年來,可是沒有一個人能夠逼得他動用神王傳承這張無敵底牌,而今,一個如此年輕的外來客,卻是真正做到這一步,不得不說就算是對方即將要死,也是值得敬佩的。

    為了紀念對方,天石尊主從來都不會小氣的,會動用最可怕的一招斬殺葉晨的。

    “是嗎?”

    葉晨也騰空而起,他到也想知道對方哪里來的自信。

    就算能夠動用神王本源天地之力又如何?真以為他是誰都能夠殺死的嗎?

    “來吧,讓我看看你又有何種能耐,膽敢說是殺死我?!幣凍課匏肪?。

    “呵呵,既然如此,便受死吧!”

    轟隆——

    天石尊主這一次可也算是無所保留,施展磅礴天地之力,直接攻擊對面的葉晨。

    “虛無!”

    葉晨施展神王級虛無大道本源,并且虛無意境也是釋放了,就在身前化作了一個巨大的虛無黑洞,巨大無邊,更是散發著無邊的虛無氣息。乃至是要將得這天地間的所有一切都徹底化作一片虛無。

    轟隆——

    在天石尊主的指揮下,天地之力直接化作了一頭長達十萬里的蒼龍,直接轟擊葉晨。

    不過虛無黑洞也發揮出驚人的作用,生生地將天地之力蒼龍都化作了一片虛無。

    直接虛無黑洞也是猛地一顫,差點就徹底粉碎開來了。

    葉晨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倒也沒想到對方的攻擊會恐怖如斯,若非他足夠強大,僅僅只是這一擊,尋常的神王都要灰飛煙滅。

    得到了神王本源內天地之力的加持,可想而知,而今的天石尊主實力也提升到了一種驚人的程度上。

    自然,葉晨也是無所畏懼的,這個時候,他心神一動,便是穩住了虛無黑洞,期間神王級蒼天大道本源、神王級世界大道本源也是浮現而出,化作了一片蒼穹天地,另一邊則是化作了一方大世界,沉浮身邊兩側。

    葉晨也認真起來了,戰力正在節節攀升起來,不多時便是達到了一種極致,這等極致之下,恐怕就算是三劫神王都要無比凝重。

    擁有著三種神王大道本源以及意境的葉晨,全都融合,氣勢也在不斷地攀升起來,終于在某個時候,達到了極致,轟地一聲巨響,他身上有著無邊混沌古氣在綻放了,像是化身為一尊混沌神坻,極端可怕,無比恐怖。

    “來吧,一戰吧!”

    葉晨聲音帶有著一種低沉,卻也有著一種不可置疑的威嚴,他主動地出擊。

    身邊,玉青帶著阿貝奴都退到遙遠處,現在阿貝奴可是懷孕了,萬萬不可出事。

    至于葉晨,體內還有媲美太古君王的大帝轉世身,有什么好害怕的。

    轟隆——

    葉晨主動地出擊,立時間便是施展三種神王大道本源以及意境,沖過去,主動地殺向了對方。

    天石尊主也是一聲冰冷的大笑:“就憑你也敢在本尊主面前出手,找死,今天本尊主就送你上西天!”

    轟隆——

    兩者碰撞,那等神威自然也算是驚天動地,立時間就是撕裂開整片蒼穹,就算是天空神城都差點崩塌了,難以承受兩大絕世強者碰撞的無邊神威。

    皆因他們都實在太強大了,舉手投足之間莫不是擁有著可輕易滅殺一切的無邊威能,就算是天王在他們的面前,都只是渺小如螻蟻般的存在,根本難以承受那等存在的任意一擊。

    差距太大了,大得足以令得所有人都絕望,自問就算整個大世界的眾多強者加起來,都難以參與兩者之間的大戰。

    那等層次,早就超乎了他們的想象之外,或許也唯有當今世界之主破天尊主以及初代世界主宰還能夠做到。

    只是對于那等層次的世界主宰,他們都尚且是懵懂之中,歷經了無窮歲月,也不再知道初代世界主宰就是太古君王,是號稱宇宙霸主級別的存在,否則就不會這般地去想了。

    不過他們更在意眼前兩大至強者之間的激烈大戰。

    與此同時,破天尊主出手,道威無窮,籠罩了整座天空神城以及下方浩瀚天地,不讓兩者戰斗的威能波及到下方絲毫。

    否則這等至強者開戰,可不是隨便說說的,一絲一毫都足以改天換地,造成莫大嚴重后果。

    “最起碼是六劫神王層次的神王本源內天地,否則不可能這般強大?!幣凍吭諗鱟倉?,估算出天石尊主得到的那位神王的實力,多半是處于六次神王劫以上,不然本源內天地不會強大如此,擁有如此恐怖的天地之力。

    須知道他的戰力可媲美三劫神王,并且運轉三種神王大道本源以及意境,就然在短時間內都難以拿下對方,可想而知那等本源內天地,是多么地強大。

    事實上,天石尊主也是一驚,因為他得逞傳承的那位遠古神王,根本了解,可是當年初代世界主宰麾下的數一數二的至強者,傳聞經歷了六次驚世神王劫的無敵存在,不是一般的強大。

    正是因為得逞了這位遠古神王傳承,并且獲得了如此強大的本源內天地,天石尊主才膽敢抗衡破天尊主,認為擁有抗衡本錢。

    卻沒想到突然殺出來的一個年輕后輩,卻擁有著如此絕世戰力,就算他動用了遠古神王留下的本源內天地之力,居然都難以奈何,可想而知,這是一個多么強大的年輕后輩,甚至是強大得讓他都有些無力感。

    更為重要的是,最主要的世界之主破天尊主還沒有出手,他才是各大尊主大能欲要推翻下來的真正大敵。

    轟——

    再一次碰撞,然而這一次葉晨卻施展三種神王大道本源以及意境,撕裂開了那重重神王天地之力,他的身影剎那臨近了天石尊主的面前,一只拳頭徑直轟出,帶著磅礴的混沌古氣。

    “找死!”

    天石尊主先是一驚,先后暴怒,他乃是天生石人,得承天地孕育而成,天生神體便是絕對強大,在近身一戰方面上,他可是不會懼怕任何人的。

    同樣,一只碩大的巖石拳頭轟出,比起葉晨整個人還要巨大,那漆黑的拳頭反射出了一縷縷光華,仿佛可映照諸天,與葉晨的拳頭碰撞。

    轟——

    天地劇震,天空神城都巨大震動而起。

    葉晨身影不動,仿佛永恒,然而天石尊主卻整只拳頭都炸開了,旋即連帶著整只粗壯的手臂都被撕裂開來,有著一縷縷鮮血飛濺而出。

    那是石血,是天石尊主的血液,更是精血。

    他乃是天生石人生靈,想要轉化為血肉生靈,精華都化作了血肉,但不多,只有很少是真正的血肉精華。

    天石尊主捂住粉碎開的整只手臂,臉帶絲絲駭然之色,震驚地看著葉晨:“怎么可能?”

    “你說呢!”

    葉晨淡淡一笑,身影如驚鴻飛過去了。

    “啊——”

    天石尊主沖天出手,是要施展磅礴天地之力再一次轟擊葉晨。

    轟——

    然而就在這難以置信之中,葉晨這個時候施展出了最強一擊,撕裂開了對方的神王本源天地之力的環繞,那虛無黑洞直接吞噬了天石尊主,將一切都徹底虛無化。

    肉眼可見,名震天下的天石尊主,那十丈巨大的天石神體寸寸崩碎,連帶著那神魂也在一起寸寸崩滅了。

    最終,一切都消失了。

    只剩下了一把石劍,還有一枚石珠。

    而天石尊主則是形神灰飛煙滅。

    震動大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