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地主已經沒意思了,她和王子衿聯手欺壓蘇鈺,似乎很帶感,但蘇鈺看似惱怒不爽,實則穩如老狗。

    幾萬塊而已嘛,毛毛雨。

    還是玩直播有意思,如果她還在星藝,或許要征求經紀人的同意。眼下今非昔比,她可是堂堂天方女總裁,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午飯想吃什么?”秦澤過來。

    秦寶寶看了眼時間,已經十點半,再過半個小時,就到飯點了。

    蘇鈺嘿嘿笑:“雙蛋火腿?!?br />
    嘿,小泰迪真皮。

    王子衿想了想,矜持一笑:“童子雞?!?br />
    秦澤臉色一滯,悲傷的看著她。

    子衿姐,這個真沒有了。

    秦寶寶說:“小雞燉蘑菇?!?br />
    秦澤頓時感動,還是姐姐最好,別看姐姐長的像狐貍精,其實她特別專一。

    就是,秦澤有一個疑問不得解。

    小雞燉蘑菇有這么好吃嗎?要吃到天荒地老嗎?

    半山腰有一片建筑群,供游客住宿、吃飯、休閑。前幾年還沒有到,但隨著旅游業的飛速發展,山上的設施越來越齊全。

    劇組補了幾個鏡頭后,宣布休息吃飯。

    秦澤特地讓劇務組的人到山腰去看看有沒有雙蛋火腿、童子雞以及小雞燉蘑菇。

    不多時,抬著泡沫箱的劇務人員返回,分發飯盒。

    送飯盒的是個外表挺不錯的青年,秦澤之所以記得他,因為昨天王子衿演完觀音后,蘇鈺嘲諷說:劇務組,中午給她加雞腿。

    然后中午王子衿的盒飯里,真的有一根大雞腿.......

    王子衿差點沒氣死,問是誰放的雞腿,就有一個青年舉手:我放的,雞腿可好吃了。

    被王子衿惡狠狠的一個白眼。

    秦澤當時差點笑出聲。

    “今天怎么沒雞腿?”秦澤打趣他。

    青年瞄了一眼鵝蛋臉的王子衿,撓頭:“她整個一只雞呢?!?br />
    秦澤:“......”

    王子衿:“......”

    你特么才是雞,你全家都是雞好嘛。

    王子衿也就懶得和他計較,翻了個嫵媚的小白眼,轉個身,自顧自吃飯。

    童子雞是山腰一家肯德雞買的,一般的店真沒童子雞這玩意賣。

    “在劇組多少年了?”秦澤饒有興趣的交談。

    “五年了?!鼻嗄暝誒習迕媲奧凍齪畹男θ藎骸案氈弦稻屠戳??!?br />
    “現在是什么工作?”

    “就跑跑腿?!?br />
    “想做導演還是編劇?”

    “想當明星來著,但一沒演技,二不會唱歌,就稍稍長的好看點?!彼?。

    “長的好看就夠了?!鼻卦笥撓牡?。

    “我小時候,奶奶帶我去算命,算命先生說我將來會大富大貴,事業有成。后來我用實際行動證明給我奶奶看了?!鼻嗄晁擔骸胺飩孕趴坎蛔??!?br />
    秦澤:“......”

    他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陳獨秀同志,你去忙吧?!?br />
    “秦總我不叫陳獨秀?!?br />
    “你配的上這個名字,好了,去吧?!?br />
    “.....哦?!?br />
    秦澤和姐姐們坐在桌邊吃飯,秦寶寶的小雞燉蘑菇擺在最中央,其次是王子衿戴上薄膜手套撕碎的脆皮童子雞,以及一疊葷菜,兩碟素菜。

    蘇鈺的雙蛋火腿沒和大家分享,她自己獨自享受。

    吃完雙蛋火腿,她去夾秦寶寶的小雞燉蘑菇,但被一筷子擋開,秦寶寶不悅道:“就這點量,不許你吃了?!?br />
    “我就要吃?!?br />
    “不行?!?br />
    “誒誒,”秦澤叫停,苦口婆心的勸:“冤冤相報何時了,花落知多少?!?br />
    勸架也是有技巧的,像他這樣硬勸,當然毫無作用。反而王子衿輕飄飄一句話,讓兩人偃旗息鼓:“寶寶,懟死她?!?br />
    秦寶寶瞄了她一眼,撇撇嘴,不說話了。

    蘇鈺哼一聲,埋頭吃飯。

    誰都不想當鷸蚌。

    ......

    秦寶寶閑的無聊,東拉西扯,說些沒營養的話。

    “咱們來說笑話吧?!鼻乇Ρμ嵋?。

    秦澤眼睛一亮。

    “你別說?!比讎艘煒諭?。

    秦澤:“.......”

    看不起我啊,你可以侮辱我的發型,但不能侮辱我的笑話。

    “最近對笑話過敏,我們來玩猜謎?!彼疹誚雷攀澄?。

    這個提議得到王子衿的贊同,秦寶寶一想,也行,正好杜絕老弟講冷笑話的機會。

    “我先說?!彼疹諮氏倫燉锏氖澄?,手指夾著筷子,環顧三人,“白雪公主脫裙子,打一飲料?!?br />
    王子衿:“......”

    秦澤:“......”

    王子衿心想,蘇泰迪用心何其險惡,你以為我會中計嗎?我在阿澤的心里,是可靠的大姐姐。

    王子衿裝出很努力思考的樣子,然后搖頭:“猜不出來?!?br />
    秦寶寶歪著頭,是真的很努力的思考,繼而眼睛一亮:“雪碧!”

    說罷,她粉面微紅,啐了一口。

    蘇鈺露出純真笑容:“原來是這樣啊,我終于知道答案了?!?br />
    “哈?”秦寶寶一愣。

    蘇鈺眨著澄澈純真的眸子:“我網上看到的啦,想半天都沒想出答案,寶寶真厲害,一下子就猜出答案了?!?br />
    秦寶寶臉一黑。

    她感覺自己輸在了知識儲備上。

    王子衿哼哼道:“我也有一道題:一位男士追去漂亮女同事,女同事寫了張紙條給他,紙條內容:造紙術、火藥、指南針、印刷術。男人看了半天,懂了,于是第二天他倆就滾床單了。為什么?”

    “噗~”

    秦澤噴出一口飯,嗆的直咳嗽。

    喪心病狂,終于要對四大發明下手了嗎?

    不,不能這樣,求求你放過它們。

    秦寶寶小手輕拍他后背,幫他順氣,又遞過來茶杯。

    蘇鈺裝模作樣說,這個謎題好高深,我猜不出來。王子衿點點頭,面帶端莊微笑,說我也不知道,偶爾在網上看到。

    秦澤心說,尼瑪的網上看到,我怎么沒看到過。

    秦寶寶絞盡腦汁想了想,沒想出來,“阿澤,什么意思?”

    “不知道?!鼻卦竺σ⊥?。

    “你肯定知道?!苯憬愎娜?,尖俏的瓜子臉鼓成包子臉。

    “真不知道?!?br />
    “那給我三分鐘,我想想?!?br />
    王子衿和蘇鈺連連點頭,并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不不不,這游戲沒意思,你別猜了?!鼻卦蟮?。

    泰迪紙巾都滾犢子好嘛,別污染我的寶姐姐。

    許是這個問題太過內涵與深奧,秦寶寶聰明的腦瓜子也沒想出答案來,只能作罷。

    這邊沒來得及展開第二個活動,比如打牌,那邊墨俞已經跑過來召喚秦澤過去拍戲。

    王子衿身為已經領盒飯的龍套,片場待膩了,她在脖子上掛一臺單反,漫山遍野的攝影游玩,身后跟著兩個助理。

    蘇鈺縮在遮陽蓬下的躺椅上,睡午覺。

    秦寶寶精力旺盛,睡不著,又不愛和王子衿一般到處浪,便安安靜靜坐著玩手機,膩了,她終于想起玩直播。

    她打開直播app,登陸賬號,她有自己的直播間,就是之間在家里做直播時用的那個賬號。

    直播間里一個人都沒有,冷冷清清。

    一般明星做直播,都會大力宣傳,最不濟也要發微博和粉絲說一聲,不然誰知道???

    于是秦寶寶切到微博,發了條微博:我在玩直播,大家一起啊。

    附帶直播間的鏈接。

    這條微博發出后幾分鐘內,直播間的人數已爆炸式的速度增長。

    “真的是女神?”

    “一點消息都沒有,突然就開直播了,激動死我了?!?br />
    “哇,大乃妹?!?br />
    “滾嘞,沒素質的趕緊出去,敢這么喊我女神,想死?”

    大乃妹是秦寶寶在《我是歌星》節目中拿到的第一個“稱號”,遠比“炫弟狂魔”什么的要早,那會兒她沒名氣,觀眾對她最直觀的印象就是漂亮、長腿、大胸。

    有段時間,歌星的節目上,只要秦寶寶現身,立刻就有“大乃妹”刷屏。

    秦寶寶早已今非昔比,不像當初那般氣惱,淡然一笑,“大家好,這邊信號不太好,應該影響不大吧?”

    “沒事沒事,很清晰?!?br />
    “就算卡到死也沒事?!?br />
    “秦寶寶沒化妝?臥槽,素顏都這么美?!?br />
    “舔屏!”

    “雙手打字以示清白?!?br />
    秦寶寶剛說完,土豪就刷起一支支火箭。

    “謝謝你們的火箭?!鼻乇ΡφA蘇Q?,“按照規矩,我是不是要說“老鐵666?””

    彈幕一片哈哈哈,然后“老鐵666”刷屏。

    秦寶寶朝著手機,笑容嬌媚,“其實就是無聊,我給你們唱首歌?”

    直播間里的觀眾頓時激動不已。

    秦寶寶唱了首青花瓷,沒有配樂,沒有伴奏,沒有修音,就是清唱。

    效果肯定不如錄音室里修出來的專輯,但聽著亦別有一番風味。

    “寶寶是實力派唱將,這唱功大贊?!?br />
    “土豪們,火箭刷起來?!?br />
    “繼續,別停,我要聽浮夸?!?br />
    “我要聽童話?!?br />
    “來首《最熟悉的陌生人》吧,你的數字專輯里,我最愛那首歌?!?br />
    秦寶寶躺在椅子上,和直播間的觀眾聊天、唱歌。

    就這么過了大概半小時,嗓子唱累了。

    “其實就是無聊,所以上來玩玩,嗓子唱累了,要不就這樣吧?!鼻乇Ρη干?。

    “別別別,那就不唱歌,不說話也行,我們只要看你就好了?!?br />
    “看著女生舔屏,已經心滿意足?!?br />
    “在聊會吧,我給你刷十個火箭?!?br />
    秦寶寶有些為難。

    這時,眼尖的觀眾問:“寶寶,你在哪里?我看到你后面有山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