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寶寶貌美如花的臉蛋陰郁,走到秦澤面前時,撅著嘴,一副馬上要哭的樣子。

    秦澤翻了個白眼:“別裝了,面試通過了吧?!?br />
    秦寶寶立刻變臉:“你怎么知道?!?br />
    “咱們穿開襠褲就認識了,你肚子里的蛔蟲都沒我熟悉你?!鼻卦蟛恍嫉?。

    會議室,張總與眾人商議完畢,朗聲道:“這個秦寶寶很不錯,公司需要這種人才,我提議把這份D級合同給她,大家覺得呢?!?br />
    幾個面試官都表示沒有意見。

    “等等!”梅長紅大聲說。

    張總眉頭一皺,“梅經理,你說?!?br />
    梅長紅不回答,只是低頭擺弄手機,手指飛舞。

    搜不到歌名,歌名可能是假的,要搜歌詞。

    沒有?

    不可能!

    梅長紅只好說:“剛才的歌,我總覺得有些熟悉,或許是別的歌曲翻版,一個沒學過音樂專業的人怎么可能會寫歌作曲?你們不奇怪?”

    “總有某些方面特別有天賦的天才,沒學過音樂專業,不代表不能寫出好歌?!閉拋芩擔骸笆煜っ??你們熟悉嗎?我怎么沒聽過那首歌的旋律?!?br />
    其他人搖頭,表示沒聽過。

    梅長紅不甘心,但這時張總擺了擺手,淡淡道:“為公司挖掘人才是我們人事部的職責,如果她只是個花瓶,我也就做個順水人情,把合同給你了。但她顯然很有潛力,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職場上本來就是能者上,不能者下。你侄女的事情,還是擱一擱吧?!?br />
    走廊里,秦澤收到提示:“恭喜宿主完成任務,獎勵積分三百!”

    成了!

    他心里一喜,剛想說話,會議室的門開了,助理走出來:“秦寶寶,進來一下!”

    之后的事情如秦澤所料,秦寶寶成功簽約,而后是辦理入職手續,跟著女助理東跑西跑走流程。秦澤給她發了條信息,說自己下樓透透氣。

    秦澤以前在網上聽說,娛樂公司的合約有許多貓膩,充斥著各種霸王條款,但他一點也不擔心,秦寶寶好歹是高等學府畢業,智商比起他只高不低,又在外資公司歷練了一年,職場上的一些門道了然于胸。

    他走出星藝大樓,在車輛川流不息的街邊抽了根煙,這才感覺自己活過來了,身體的疲憊稍稍好轉。進電梯的時候,雙腿直打顫。

    秦澤打開系統界面,積分商城圖標果然已經點亮,他順手就點了進去。

    界面一變,出現了琳瑯滿目的分類:娛樂、藝術、生活、機械、財經、語言、工業、文學、計算機、格斗、體育......

    “這些是什么東西?”秦澤目瞪口呆,感覺自己點進去了某個生活APP。

    “宿主可用積分兌換里面的任何物品?!畢低乘擔骸跋昵榍胱約翰榭??!?br />
    秦澤點進娛樂分類,里面又分許多種類:影視、音樂、綜藝、相聲......豐富多彩。

    他再點進“音樂”,界面轉換,跳出來許多歌曲名單,國語、粵語、英語、俄語等等。每一首歌都是暗著的,末尾是積分點數。他發現了那首叫做“隱形的翅膀”的歌,兌換積分:30點!

    秦澤腦海里忽然回蕩系統說的那句話:“我可以改變你的人生,改變你的命運......”

    今天之后,他的人生軌跡將發生改變,他的未來將徹底改變。

    不,不止是他的人生。

    秦澤頓生豪情萬丈,我是要改變世界的男人。

    半個小時后,秦寶寶從大廈里出來,臉上洋溢著喜氣。

    秦澤朝她招招手,她走近后,板著俏臉:“何方妖孽,給本仙子現出原形?!?br />
    說著,就上來掐秦澤的脖子。

    秦澤一按她光潔的額頭,一把推開:“你還仙子,仙姑還差不多?!?br />
    “快說,那首歌怎么來的,你什么時候會寫歌了?我怎么不知道?!鼻乇Ρ淖湃?。

    “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秦澤咧咧嘴:“我什么事都要告訴你嗎?我談戀愛了也要向你匯報?你是我姐不是我媽?!?br />
    秦寶寶猛地警惕起來:“你談戀愛了?哪來的狐貍精敢勾引我弟弟?!?br />
    “懶得和你說?!鼻卦蟠傭道鍰統鲆桓?,叼在嘴里朝停車位走去。

    秦寶寶踩著高跟鞋,拎著包包,小跑著跟在后面。

    小紅馬里,秦寶寶啟動車子,笑顏如花:“今天姐姐高興,帶你胡吃海喝去?!?br />
    秦澤卻興致缺缺,“點外賣吧,不高興出去吃,想回家休息?!?br />
    腿還軟著。

    “沒勁!”秦寶寶皺了皺鼻子,眼珠子一轉,嬌羞的低下頭:“好弟弟,今天你立大功啦,姐姐回家獎勵你那個......”

    秦澤虎軀一震:“你說的啊,不準反悔!”

    秦寶寶扭捏的點點頭:“嗯!”

    小紅馬駛出停車位,竄的飛快。

    現在是上午11點,車流不像早高峰那么密集,四十多分鐘,姐弟倆回到家。

    秦澤牽著秦寶寶的手沖入電梯,使勁按鍵,電梯緩緩上升,停在六樓。

    秦澤掏出鑰匙開門,鑰匙插在鎖孔里,他先深吸一口氣,望向嬌媚動人的姐姐,“姐,到家了?!?br />
    秦寶寶低下頭:“嗯!”

    “好激動,好緊張,我感覺心臟要跳出來了?!鼻卦笏?。

    “死相!”秦寶寶嫵媚的白她一眼。

    “上次咱們......好像是半個月前?!鼻卦蠹ざ乃擔骸拔葉既貪敫鱸鋁?,你今天終于答應了?!?br />
    “快點開門啦?!鼻乇ΡΥ嘰?。

    秦澤一擰鑰匙,推門而入。

    幾分鐘后,房間里響起鏗鏘有力的音樂,以及秦澤大喊大叫聲:“姐,加血,給我加血?!?br />
    “哎呦,你長點心啊,對面錘石勾到我了,你還去河道插眼......”

    “你打什么輔助啊,跟我一起打AD,懟死他......”

    “完了完了,被對面拿雙殺,咱們下路得跪?!?br />
    秦寶寶:“你閉嘴,老娘知道怎么玩?!?br />
    “你亂跳什么呢,到我邊上來我給你加血?!?br />
    “哎呦,我被夾子夾了,快救命?!?br />
    “你大招躲草里刮啊,看被AD閃現逃了吧?!?br />
    “沒用死了,下次不跟你玩了,我剛升的白銀,嗚嗚......”

    下午三點半,姐弟倆人五連敗后,默契的摔掉鼠標,秦澤站在桌邊,秦寶寶站在床上,相互指責,相互吐槽。秦寶寶的嘴炮功夫沒有弟弟深厚,就抓起枕頭砸他腦袋。秦澤怒而反擊,抓起另一個枕頭回擊。

    這場枕頭戰以秦寶寶出于意料的獲勝而告終,她追著秦澤一路痛打,從房間追到客廳,再從客廳追到廚房,最后秦澤逃回房間鎖上門。

    秦澤把自己摔在床上,大口喘息,感覺身體又疲軟又虛弱,他上午剛剛被系統抽取了能量,否則現在就是他騎在秦寶寶身上耀武揚威,姐姐哭喊著求饒。

    一陣困意襲來,他睡著了,晚上七點的時候,秦寶寶來敲門,喊他起來吃飯。

    晚飯吃的外賣,秦寶寶不會做飯。吃完飯,他繼續回房睡覺。

    到了凌晨四點,醒來了。翻來覆去睡不著,精神出奇的好。

    “系統,我睡不著?!?br />
    “宿主,我沒有催眠功能?!?br />
    “不不不,我想學那個能量修煉手冊,今天被你坑慘了,我可不想再嘗試一次?!?br />
    “馬上為宿主制定鍛煉計劃書,請稍后!”

    幾秒鐘后,秦澤眼前跳出系統界面,上面是他的修煉流程表。

    “一:每天六點起床,跑步鍛煉一小時。

    二:修煉十二段錦!”

    “我只聽說過道家八段錦?!鼻卦笏?。

    “十二段錦是系統歸納出來的一種練氣方式,如果你不喜歡這名字,可以叫太極拳?!?br />
    “好吧,名字不重要,可我不會怎么辦!”

    “請宿主支付一百點積分,系統自動灌輸你大腦?!?br />
    好貴!

    秦澤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選擇支付。

    腦海里轟地一震,像是有什么東西硬生生擠了進來,隨后喪失了意識,不知過了多久,思維漸漸回歸,秦澤睜開眼,感覺自己莫名其妙學會了十二段錦。

    “我去,醍醐灌頂大法嗎?”秦澤震驚了:“這又是什么原理?!?br />
    “人類通過大腦記錄儲存信息......”系統吧嗒吧嗒說了一堆。

    “不明覺厲?!鼻卦蠡故敲惶?,不過他也不糾結這些,穿上衣服,躡手躡腳走出房門,客廳一片漆黑,秦寶寶的房門關著。他把鑰匙揣進兜里,出門后,掏出鑰匙反鎖了門。

    現在是凌晨四點半,小區里靜悄悄的,路燈孤獨的佇立,大堂里安保大叔趴在桌上打瞌睡。

    他拉上沖鋒衣的拉鏈,一低頭,跑出了居民樓。

    出了小區往左走,兩公里外是一座公園,秦澤住的這片區域,以前有很多舊民宅,還有一座小學,小時候公園里很熱鬧,清晨黃昏都有老人在公園健身散步,小學生們放學后也會來公園玩耍。現在公園被跳廣場舞的大媽占領了,早晚一次,伴著動感十足的音樂扭動肥碩的身體。像一朵朵盛開的肥牡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