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市醫院得知的消息,方如虎將在今天晚上進手術室做換喉手術。手術成功后進行幾個小時的觀察,然后在天亮前推回他所在的病房,接下來將由護士照顧。

    天亮后,很可能會有些人來看望手術成功后的方如虎。整個白天下手的機會都很小。唯一的動手時間是在夜里,方如虎從手術室出來到病房的那段路。

    從醫生哪里沒打聽到方如虎的病房,但打著慰問的名義,周青峰輕易從護士哪里得知方如虎的房號。他又在手術室和病房之間進行踩點,熟悉道路,判斷監控位置,確定動手的地點。

    周青峰要做的自然是把帶著人工喉結的方如虎變成尸體帶到廢土去。只要避開他人耳目和監控,應該沒人想到方如虎去哪里了?而價值十八萬的人工喉結已經跟方如虎結合,變得跟尸體一樣不值錢。

    這就是周青峰的機會!

    既解決一個威脅,又得到了物資。

    現在距離動手還有小半天的時間,周青峰又進入無所事事的狀態,他回了一趟家,卻發現隔壁郭家正在收拾東西。

    “你們這是做什么?”周青峰堵在門口問道。

    郭家明正插著腰在指揮搬家公司的人,袁枚彎腰捆扎一疊書報,收廢品的老頭正在叮鈴哐啷踩一堆塑料可樂瓶??醋胖芮嚳逶謐約頤趴?,小少婦捧著捆好的書報丟到門外,還硬把周青峰從門口擠開。

    “你走開!”袁枚從頭到尾冷著臉,“我們惹不起你,我們搬家總行了吧?!?br />
    “你們真是……?!笨醋判∩俑疽峒?,周青峰心里莫名堵的慌。他明明沒做錯什么,怎么這關系就鬧得這么僵?只是人家要搬家,他難道還能攔著不成?“袁姐,……?!?br />
    “我不是你姐,你這臭流氓?!痹兌恢皇直恢芮嚳遄プ?,立刻是奮盡全力的甩開。

    幾個搬家工人和收廢品的都在一旁看戲,郭家明倒是在偷笑,可看著周青峰目光掃過來,他又立刻收斂笑容,扭過身子看都不敢看一眼。

    “姐,你就這么討厭我?我自問沒做過對不起你的事?!敝芮嚳逡菜擋磺遄約盒睦鏤陡械講凰?。張大媽說的沒錯,這是別人兩口子的事,一個愿打,一個愿挨,他參合在中間算什么?

    可袁枚就是沒個好臉色,反反復復就是‘你走開’‘你就是個臭流氓’‘我有老公的人,你憑啥來招惹我’。

    周青峰對此除了嘆氣還是嘆氣。一個多小時,郭家那點破家當就全部收拾完畢了。一輛小貨車把東西全部拉走,連帶把郭家兩口子也拉走了。

    而周青峰被這突然發生的一幕搞的呆愣愣,他走進隔壁已經空蕩蕩的房間,想著那個笨女人曾經在這里住過,想著卻沒了蹤影,心里就莫名煩躁。

    周青峰平常沒啥朋友,很沒存在感的一個人。他沒文化又沒技能,嘴皮子也不順溜,打零工也賺不到什么錢。眼看過去的同學或是考大學,或是做生意,或是找到好工作,而他卻窩在個十來平米的房子里為每個月的水電和飯錢發愁。

    在大街上遇見曾經的同學,別人一臉充滿自信和陽光的笑容,他卻強作歡顏,什么話都搭不上,平白感覺矮人一等。

    周青峰看各種YY小說,小說里的男主角卑微時會遭遇各種磨難,會有各種有權有勢的人跳出來踩男主角,鄙視,嘲諷,欺壓都會發生,然后男主角就可以逆襲了。

    但周青峰想想自己,發現壓根沒人鄙視,嘲諷,欺壓他。因為完全沒人知道他嘛!誰會費那個功夫跟一只螻蟻過不去?別人連踩都不會踩他一腳。

    周青峰很想做點什么,讓別人注意自己,也可以好好秀一秀自己的能力,獲取別人的認可和尊重??贍蘢鍪裁茨??好像啥也做不了!

    周青峰過去活著就好像一條賴皮野狗,慌慌亂亂的在城市里到處亂竄,只為求條活路。別的狗都膘肥體壯,塊頭強大,搶根肉骨頭都比他兇狠。

    這種被人徹底無視的情況下,只有隔壁嬌嬌弱弱的袁枚能給周青峰一個笑臉,一個招呼,一句問候,一點慰藉。這讓他知道這個世界還有人認識自己,知道自己的名字。袁枚就像是周青峰鏡子中的映照,兩個人都是社會底層,都有滿心的苦惱,頗有些抱團取暖的意味。

    而在前往混亂無序的廢土世界后,周青峰靠著敢打敢拼獲得了自己存在的價值。安吉需要他,莉娜需要他,珍妮需要他,他可以冷酷無情的處決,也可以心懷慈悲的施舍,這種高高在上的感覺讓他的自信心瞬間爆棚。

    當回到2016的時空,周青峰第一時刻也希望能復制這種成功。他賣了鉆石償還養父母的欠款,他挺身而出幫助袁枚,他希望能夠向別人展示自己的能力,他做的一切都是想向世人宣布——老子已經跟過去完全不同了!

    所以周青峰希望能幫袁枚一把,希望能獲得對方的認同??上А?,他越強勢,袁枚越反感,最終居然跑掉了。

    空蕩蕩的房間里,收廢品的老頭留在最后還在踩飲料瓶??醋胖芮嚳甯嘶晁頻腦詵考淅锫易?,老頭問道:“小伙子,你發啥愁呢?”

    “沒發愁,就是心里不太舒服?!敝芮嚳逵鏌艫統?。

    “喜歡那小媳婦?”

    “也許吧?!?br />
    “可惜人家結了婚?!?br />
    “是啊,而且人家不喜歡我?!敝芮嚳遄猿?。

    “那就再找一個唄,你看你高高大大的,模樣也不差,只要能掙錢,嘴巴再甜一點,找個女孩子還是不成問題?!?br />
    “是啊,不成問題?!敝芮嚳逵釁蘗Φ幕卮?。他晃啊晃的走出袁枚生活過的房間,頭暈暈的就想躺床上睡一覺。

    只是收廢品的老頭看他似乎還是精神不太好,又多說了句,“我聽那小媳婦跟搬家公司的人說了個地址,他們搬去的新家似乎離這里并不遠?!?br />
    周青峰腦子一個激靈,張了張口有點想問問袁枚到底搬到哪里去了?只是再想想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人家不喜歡自己,強求有什么用?老是厚著臉皮貼上去不是自找難受么?自己又不是非得要那個小媳婦喜歡不可。

    唉……,這事就這么算了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