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有核動力,大爺我何苦為燃料發愁??!

    要是有核動力,開開心心用個幾十年不加油,多愉快的事情??!

    要是有核動力,哪怕飄在海上我都樂意,遠離陸地上的核生化武器,多么美妙的事情??!

    聽到小魯尼說有條核動力船只等著自己,周青峰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心急的問道:“那個家伙叫什么?在哪里?我要馬上見到他?!?br />
    “他說他叫艾倫,不過他總是躲躲藏藏的不敢公開露面。不過他說他有一條叫‘極光’號的核動力船?!?br />
    ‘極光’號?周青峰點開自己的臂環計算機,在數據庫中搜索相關資料,查到的結果極其叫人振奮。

    這條船是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的一條極地科考船,六年前下水,排水量三萬噸,動力是兩臺一百兆瓦的免維護核動力反應堆。全壽命達到三十年。

    這條船極其先進,只需要四十名船員就可以駕駛。而且由于是要進行極地科考,所以船上有完善的生活和工作設施。

    船上最多可以容納三百多人的科考團隊生活三個月。最重要的是電力充沛,空間巨大,住在上面極其舒服,這簡直就是為末世生活專門量身打造的寶貝!

    不過小魯尼對艾倫的具體身份也說不清,“他說雨果先生有興趣的話,今晚八點在藍調酒吧見面,用一份末世報作為標志。只許你一個人。如果你多帶人他就不出現?!?br />
    對于這個條件,屠夫很是疑慮,“這會不會是個圈套,要知道骷髏會可是在懸賞通緝你?!?br />
    沒錯,周青峰被骷髏會高價懸賞人頭。因為鋼鐵兄弟會為了鼓舞士氣,特意把曼哈頓一戰的某些細節宣揚出來。并且為了防止周青峰叛變,特意點出正是他把骷髏會給害苦了。

    也正因為這個,周青峰很少對外露面。不過若是有人對他知根知底想把他引誘過去,一條核動力船舶確實是個很好的誘餌。

    “問題是‘極光’號還真的可能在紐約?!敝芮嚳逭頁雋恕狻旁詿笤直淝白詈蟮男攣?,這條船就??吭諗υ嫉哪掣齙胤?,“我想我有必要冒這個風險,大不了帶上‘狗肉’?!?br />
    汪……,‘狗肉’要著尾巴跟在周青峰身邊。

    “好吧,我會在外圍支援你?!蓖婪虻閫反鷯ο呂?,“而且你最好帶幾個孩子,他們對這里的環境特別熟悉,能幫上大忙的?!?br />
    決議已定,等著晚上日落,周青峰就帶著‘狗肉’前往藍調酒吧。說是酒吧,其實這里壓根就沒有酒水供應,也沒有嘈雜的音樂。酒吧里死氣沉沉,充斥著汗臭味。里頭全是各種走投無路的人,靠聊天打發苦難的一天又一天。

    藍調酒吧就是個末世最低級的酒吧,酒吧老板偶爾會出售些便宜而低劣的食物,成為很多人勉強活下去的唯一指望。

    由于電源供應早已切斷,入夜后酒吧內的照明就靠幾個燃燒柴火的汽油桶。所有人都在打聽哪里能找到一份工作,或者哪里能找到一條出路。

    周青峰披著一條破毯子走進酒吧,臉上帶著口罩,頭發亂糟糟,像極了一個落魄的流浪漢。他選了個角落的位置坐下,又將一份末世報丟在桌子上。

    “我進來了?!敝芮嚳褰枳牌鋪鶴擁難諢?,在無線電里說道,“酒吧內一切安靜,就是太臭了?!?br />
    屠夫也在無線電中說道:“外面也一切安靜,街道上冷清極了。小魯尼的伙伴們都已經散開了,他們負責警戒周圍街區的變化?!?br />
    就這么安安靜靜的過去一個多小時,時間都要到九點。就在周青峰都有些不耐煩時,一個一直坐在酒吧內的流浪漢突然站起來,緩緩走到周青峰面前,“雨果先生,您好!”

    “艾倫?”周青峰詫異的問道。

    “是的?!繃骼撕旱納艉萇逞?。

    “你讓我在這里白白坐了一個小時,就這么盯這我看?”

    “我不得不小心,因為我和你一樣,被骷髏會通緝?!?br />
    “你為什么會被通緝?”

    “先給我來點吃的,可以嗎?我已經三天沒有好好吃東西了,我感覺自己隨時都要餓死?!?br />
    周青峰仔細觀察眼前這個流浪漢臟兮兮的臉,感覺對方的年齡在五十多歲,眼窩和臉頰都深陷,應該是個真正被餓壞了的人。他從口袋里摸出一發子彈放在桌面上,艾倫立刻用子彈去酒吧柜臺換了一小塊硬邦邦的黑面包和一碗冷冰冰的蔬菜湯。

    艾倫將黑面包撕碎,泡進蔬菜湯里,然后慢慢的將其吃了個精光。當他最后吃完時,整個人靠在椅子上舒服的直嘆氣,“我從來沒想過有天自己會如此輕易的滿足,命運真是太奇怪了?!?br />
    “說說你的船吧,我們的時間很寶貴?!敝芮嚳逅檔?。

    “呵呵……?!卑咨斐鱸噘賡獾氖指芮嚳邇崆崳樟宋?,“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艾倫.德里克,‘極光’號的大副。雨果先生,我希望你能拯救我們船上的船員?!?br />
    按照艾倫的講述,‘極光’號這半年一直在紐約的修船廠接受維修,維修結束后他們便駛向南極進行科學考察。誰知道開船出去才一天大災變降臨了,船上大量隸屬政府機構的人員統統消失,只留下幾十號私人雇員,其中就包括大副艾倫.德里克。

    而當大副先生帶著驚恐萬分的船員回到紐約,就發現整個紐約陷入一片混亂。他們試圖聯系政府,卻被一個叫費爾南多.雷斯諾的人給劫持了。

    “當時‘極光’號停在布魯克林的碼頭上,而我們還不知道政府已經消失,更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費爾南多.雷斯諾突然出現在我們船上,說這條船現在歸他所有,并且要將這條船重新命名為‘蕾切爾’號?!?br />
    等等……,蕾切爾?蕾切爾.康納或者說蕾切爾.勞倫斯?周青峰突然伸手制止了艾倫的講述,問道:“你有沒有在費爾南多身邊見過一個很漂亮的女人,大概三十多歲,身材極好,名字就叫蕾切爾?!?br />
    “沒有?!卑滓∫⊥?,“費爾南多.雷斯諾很快帶來了大量武裝人員,并且迅速占領了我們的船,并且強令我們把船開到了皇后區肯尼迪機場附近的一個海灣深處。

    我們當時拒絕接受他的命令,那個惡魔還殺了我們好幾個人。為此我們不得不逃出來??商映隼床歐⑾質瀾繽耆覽A?,我們根本無法生存,而費爾南多.雷斯諾還在派人到處抓我們?!?br />
    “你既然都快餓死了,為什么不干脆投靠費爾南多.雷斯諾?”周青峰很是疑問。

    艾倫卻悲憤的說道:“你愿意投靠一個殺死你兒子的人嗎?費爾南多.雷斯諾在搶奪‘極光’號時,我兒子作為船員想要阻止他,卻第一個被他打死。我至死都不會原諒那個惡魔。我想要他下地獄!”

    看著老艾倫枯瘦的臉,周青峰不知道該感嘆對方的不幸,還是自己的幸運。而就在這時,屠夫在無線電里發來警示:“維克多,情況有點不妙。骷髏會的人朝你們待的酒吧去了,數量很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