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熊熊,鋪天蓋地。

    當貝威煉油廠被第二攻擊波炸了個稀爛后,漫天火勢不可避免的燒了起來。

    看到巨大的火焰都能照耀全城,戴維.勞倫斯仿佛自己待在即將被火山毀滅的龐貝古城。他連忙從自己的住所沖出來,不顧手下的勸阻執意要親自指揮防空和滅火——這個時候他不上,別人就更不上了。

    “組織防空,命令周邊機場起飛戰機,奪回制空權。全市拉響消防警報,命令所有消防人員全力搶救貝威煉油廠。必須把它給我救回來?!崩吐姿垢笙潞俺雒釷?,嗓子都變調了。

    周青峰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朝敵人要害上捅了過去。美國全境有一百多座煉油廠,煉油年產能在十億噸左右。不過這些煉油廠能有十分之一保存下來就不錯了。貝威煉油廠就是彌足珍貴的其中之一。

    總指揮下令救援,整個紐約乃至澤西市的消防系統立刻開動起來。數千消防人員搭乘各種車輛朝火災現場趕,上百臺消防車帶著嗚嗚嗚的救援鳴叫上路。這個時候不上的人只怕事后都要被槍斃。

    要說戴維.勞倫斯本錢厚,看看人家從城市廢墟中撿到的消防車就可見一斑。領頭的十多輛大馬力高噴消防車都是強力裝備,到了現場放下支腿就開始抽水朝燃燒的煉油廠噴消防泡沫。

    只是噴了不到十分鐘,前頭的消防員就感覺撐不住了,好幾個消防組把手里的噴槍一丟,撒腿就朝后跑。

    為什么?這里是煉油廠??!炸開的管道里就是各種油,原油,汽油,柴油,煤油,高溫一燒全都著火了。而且這還是流淌火,燃料順著地面流動,火焰也就滾滾而來。

    太他媽*的嚇人了!

    十幾桿消防噴槍都擋不住,消防員也是人啊,碰到這種情況也只能逃。人倒是能逃掉,十幾臺剛剛放下支腿的高噴消防車就麻煩了。

    戴維.勞倫斯親自趕到現場時,有兩臺消防車因為收腿的液壓管被高溫烤爆,停在原地動不了,只能丟在火里燒。

    “我是戴維.勞倫斯?!幣豢此腥碩莢諗?,總指揮閣下掏出手槍朝天上打了一梭子,帶著兇厲的氣息大聲喊道:“所有人看著我,我就在這里跟你們同生死?!?br />
    不是老大想拼命,而是這個煉油廠太重要了。沒了它今后就沒法混??!勞倫斯閣下都顧不上生氣,他現在只想救回他的煉油廠。

    而看到老大把槍都掏出來頂在第一線,趕過來的消防隊員們誰都沒法再逃,只能硬著頭皮玩命上了。

    可有時候玩命也沒用啊,哪怕有戴維.勞倫斯親自督戰,一個儲油罐在高溫烘烤下還是炸了。這一炸可是驚天動地,好比火山噴發,滾燙的火焰朝周圍數百米噴濺而出,落在地上就是一個大大的火球。

    儲油罐炸開,流淌火又來了,氣勢比催化裂化管道被炸還要兇狠。罐子里數千噸的汽油整個崩開,點著火的液體嘩嘩的朝外流,根本就擋不住??!

    這下戴維.勞倫斯都膽寒了,他也不敢蠻干,連忙讓人把手里的水帶,水炮,水槍一丟,趕緊上車后撤兩百米,重新構筑防火陣地吧!

    萬幸的是貝威煉油廠就在瑞威河旁邊,一大堆消防員也知道不把火勢控制住,這把火能把整個紐瓦克市燒個精光。他們拼命的架設水泵水帶,從河里抽水灌入消防泡沫,用高壓噴槍朝火場噴。

    一百多臺車組成消防體系,每分鐘從河里抽兩三百噸水,可這點水面對火場里的熊熊火勢居然還是有點扛不住。

    可這個時候扛不住也得扛,貝威煉油廠占地面積很大,到處都是儲油罐和管道,如果引發連環大爆炸,誰都逃不掉。這時候說好聽點是生死置之度外,說不好聽點是大家都怕死。

    然而火勢實在太大,戴維.勞倫斯也明白自己還需要叫更多的消防人員來。他直接架勢電臺,通過軍隊體系命令周圍其他城市的消防車立刻趕過來支援。

    最好玩的是值班的軍官還問要掉多少消防車?戴維.勞倫斯氣的破口大罵:“老子是鋼鐵兄弟會的紐約地區總指揮,如果僅僅調幾臺車需要我親自來喊嗎?馬上把紐約周邊我們控制的所有消防車調過來,這里的火勢太大了?!?br />
    戴維.勞倫斯在發飆,偏偏這個時候天上的第二攻擊波還沒走。他們丟完了集束炸彈后就爬升,轉一圈后發現——呀哈……,你們居然還在救火??!

    別廢話了,俯沖,百米高度,機炮開路!

    當十二架超級拉-11排開陣勢從天上沖過來,救火的消防隊員算是倒了大霉。二十三毫米的機炮沿路轟擊,讓他們躲都沒處躲。

    嗵嗵嗵……,密集的炮彈落下,把街道的水泥路面都打的崩裂亂飛,一輛輛救火車輛被打的哐當亂響,一發炮彈就可以徹底報銷一輛寶貴的高噴救火車,扭曲,爆裂,解體,無一例外。

    “混蛋,誰負責防空???”看著消防隊員損失慘重,戴維.勞倫斯是心肝都在疼。這已經夠倒霉了,怎么就不斷出事呢?

    一名防空軍官跑過來解釋道:“長官,這些飛機飛的太低,從出現到攻擊再到消失的時間很短,我們手里僅有一些機槍和單兵防空導彈,根本攔不住他們?!?br />
    軍官是滿肚子的委屈,覺著自己已經盡力了??梢丫諢拇魑?勞倫斯才不管這么多,他掏出手槍直接扣動扳機,砰砰兩槍把負責防空的軍官擊斃,惡狠狠的罵道:“我不想聽借口,作戰不力,就地處決?!?br />
    死了一名軍官,再換一名軍官上來,后者看著前者的尸體倒在眼前,唯有挺直腰桿大聲喊道:“長官,我立刻重新組織防空?!?br />
    這個時候不想死就拼命吧,新的防空軍官硬著頭皮把重機槍和單兵防空導彈一套一套的朝煉油廠附近的建筑上送。他對手下的士兵喊道:“要是再讓天上的敵機沖過來,總指揮槍斃我之前,我先槍斃了你們!”

    烈焰火海之下,所有人都只能拼命了。第二攻擊波掃蕩第二圈,想再來一回就要面對打紅了眼的兄弟會士兵。雙方交手幾個回合,十二架戰機被擊落了三架,負責防空的士兵死傷一兩百人。

    看到沒便宜可占,第二攻擊波才怏怏撤離,順手還干掉其他地方的幾個煉油廠油罐,給救火人員增加幾個著火點。

    第一攻擊波干掉了機場,第二攻擊波點著了煉油廠,第三攻擊波掃蕩了港口,等到第四攻擊波趕來,整個斯坦頓島周圍都被烈焰和濃煙籠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