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恩憤怒的就像一座正在噴的火山。地圖,桌椅,計算機,各種凌亂的物件被他瘋狂亂丟。一支手槍已經被他打了十幾個彈匣,指揮帳篷上到處都是透光的彈孔。

    咆哮了十來分鐘,當班恩從帳篷內走出來時,周圍戰戰兢兢的親信愕然現自己領袖的形象大變。原本的班恩狠厲陰沉,此刻卻張狂怒放,毛毛糙糙的頭一根根豎立,暴怒的面容猶如負傷的兇獸。

    “你們是不是以為我要完蛋?”班恩目光如刃,掃視自己身邊驚恐的親信。他語氣低沉的說道:“如果我完蛋了,你們也不會好過的。沒有人會給你們現在的生活和地位,極光軍團會把你們當黑奴對待?!?br />
    此刻圍在班恩身邊的都是他手下各個部隊的指揮官,他們雖然對班恩有諸多不滿,卻也知道自己的權力來源于整個團體。當索約被占領的消息傳來,他們立刻覺著自己失去根基,意志動搖。

    沒有完善后勤基地的勢力是存在不了太久的,到處流浪的人有多可憐,這可是有無數活生生的例子展現在眾人面前。

    情況是如此的緊急,立刻有人沉聲說道:“班恩,我們立刻殺回索約吧?!?br />
    這是最簡單的解決辦法,卻也是最困難的解決辦法。班恩一句話就把這個意見給否定了,“哪怕我們一路順利返回索約,結果現整個索約被炸毀了,怎么辦?我們還能再殺回羅安達嗎?”

    索約的最大價值在于那里有一座保存完好的煉油廠,而且它距離北面的卡賓達油田非常近,是一個難得的工業基地??梢蘋鄧翟諤菀琢?,一把火就足夠。

    如果辛辛苦苦返回索約卻現老巢被毀,沒人再有信心能帶領部下殺回羅安達。沒有前途,沒有希望,只怕半路上就會有一大批人向極光軍團倒戈。

    小兵倒戈還能保命,可班恩身邊這些高級軍官卻別想過好日子了。想清楚這層關系,班恩自然不會回頭,他厲聲喝道:“打下羅安達,全力以赴的打下羅安達。打不下這座城市,我們都得完蛋?!?br />
    趁著實力尚在,兵力和裝備都占優勢,班恩的三萬人立刻對羅安達的軍團陣地起潮水般的攻擊。大口徑的重炮轟擊寬大的雷場,爆炸引無數的地雷,驚天動地的煙火中開辟數條殺入城內的通道。

    這殊死一搏的態勢立刻給守衛在城內的周青峰造成極大壓力,多條陣線都在向他匯報敵人的強大攻勢。

    “B區的雷場出現缺口,至少十個營的敵人殺進來了?!?br />
    “卡夸科區陷入激戰,遠征敢死隊的人報告說遭到重炮打擊,損失慘重?!?br />
    “我們的炮兵正在反擊,可敵人的飛機全部撲過來了,我們的空中防御等于一片空白?!?br />
    接連不斷的消息傳到‘末日’列車,這部裝甲怪獸一直躲在臨時修建的急造鐵路上。作為參謀長的聞天宇此刻沉穩許多,卻還是不時看看一旁冷著臉的周青峰。

    “我們是不是稍稍后撤些?避其鋒芒?!蔽盤煊釵實?。

    “固守,寸土不讓?!敝芮嚳逭獯嗡檔謎抖そ靨?,毫不遲疑?!暗腥思熱喚?,那就打巷戰。一房一屋的戰斗,直到戰死為止?!?br />
    “可就憑遠征敢死隊的不到一萬人的數量?硬拼的話,我們很吃虧的?!蔽盤煊鈧徊釧怠鶚蠡嵬耆覽!幕?。

    “我的遠征敢死隊,士氣永遠爆滿!”周青峰等近兵交戰的機會等好久了。他走到一部無線電臺前,命令所有基層作戰單元同時收聽他的講話。

    “士兵們,我是維克多.雨果,給你們痛苦和希望的極光軍團軍團長。我帶領你們跨越上萬公里的航路來到非洲,就是要你們為我效力。你們都應該明白,當戰斗打響,敢死隊就是要面臨死亡。

    現在這一刻,任何猶豫和退縮都毫無意義,唯有戰斗才有活下去的可能。不把敵人打退,你們不會得到解脫;不把敵人擊敗,你們不會得到獎勵;不把敵人消滅,你們永遠都是賤民。

    所以……,死戰到底吧!”

    周青峰的話語帶著滿滿的血腥味,就像無情的惡魔君王在驅使自己可憐的奴仆。而現實的情況就是‘不戰斗,就要死’。當他命令遠征敢死隊為他征戰,‘英雄’屬性覆蓋整個戰場。

    所有敢死隊都是從難民中挑選出來的,經歷種種絕望和苦難的他們早就明白任何事情必須靠自己爭取。現在周青峰一席話,頓時將戰場上數千遠征敢死隊員的士氣鎖死在最高點。

    激奮,果敢,無畏,種種心緒涌上敢死隊員的心頭。周青峰沒辦法直接給他們提升戰斗力,卻可以讓他們百分之一百的將自己應有的實力揮出來。

    馬可世作為變種人衛隊的隊長,被周青峰派駐第一線??醋旁洞Φ慕ㄖ湟魷忠桓齦鎏窘牡蟹絞勘?,它回頭看看緊握鋼槍的敢死隊員,咧嘴輕笑道:“不用怕,只當敵人是弱雞?!?br />
    變種人的面容在平時叫人覺著可怕和厭惡,但在戰場上卻給人一種莫大的信心。有這種怪物級的戰斗機器帶隊,其身后的敢死隊員們才不會覺著丑陋有什么不好的,倒是越覺著勝利并不是不可能。

    轟的一聲,遠處射來的一炮彈命中馬可世待著的大樓。敵人也覺著這棟堅固大樓是控制周圍街道的關鍵點。炮擊在大樓的墻體上炸開一個大洞,撲棱棱掉落的沙土塞了馬可世滿嘴。

    呸……,馬可世吐了一口,再看身后的敢死隊員們竟然臉不慌,心不亂,他再次咧嘴笑道:“兔崽子們,你們不錯哦。把反坦克導彈拉出來,給我打掉那門炮?!?br />
    讓變種人操作‘紅箭-73’實在太為難,可情緒穩定,意志堅強的敢死隊員就可以。組裝好的導彈飛快的射出大樓破爛的窗戶,目標直指十多個街區外突然冒出來的一門突擊炮。

    數百名班恩的士兵正在交替掩護著向前推進,看到飛射而出的導彈,他們立刻向射陣地進行射擊,意圖干擾線導導彈的控制。而馬可世在導彈射后也立刻揮手喊道——給我狠狠的打!

    突突突的輕重槍械猛然開火,士氣高昂的敢死隊員們一如惡魔君王麾下兇猛的爪牙,肆意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