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世界迷你币激活码大全 > 都市小說 > 我要做閻羅 > 第355章:首次國際貿易磋商(二)
    
        地府神器,可不單單是一個名頭而已。
        亞太除了華國印度,其他國家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地府神話,更不要說成立地府神系。地府神系都沒有,他們憑什么能像華國神話那樣,不僅有各大地府神職,十殿閻羅,更有明鏡高懸,生死簿,三生石,閻羅印這樣的真正神器?
        而這些神器是做什么的呢?
        生死簿,但凡地府所在,或地府駐軍所在,所有活人活物的陽壽都刻錄其上,可觀生死??傷萸霸?。判官官職之上,更能勾人陽壽。
        沒什么對吧?
        對于陰差當然沒什么,但是……對于一個地府呢?
        身為閻羅王睜眼一抹黑,一個哪里死了人都不知道的陰司之主,本職都沒了,算什么陰司之主?
        甚至可以利用生死簿,查是否有集體死亡時間,推斷是否有大疫爆發。如果沒有生死簿的支持,那么……
        得派出多少陰差?得修建多少地府鄉鎮?得付出多少不必要的開支隨時隨地監視是否有陰靈逃脫,以防數十年后忽然跳出來一位判官級厲鬼?
        而明鏡高懸,定懸案疑案。生死簿不可能詳細到某天他受賄多少都記載。這時候,明鏡高懸一照,纖毫畢現。這得省略多少陰差的工夫?
        “秦大人!”劉裕立刻開口:“生死簿,明鏡高懸從來照耀所有藩屬國!您怎能說撤就撤!”
        秦夜刷一聲打開折扇,微笑著看向劉裕:“那……漢陽還是華國的藩屬國嗎?”
        劉裕吞了口唾沫,沒有開口。
        別以為國家之前的談判就是什么都考慮好的,現實中不存在算無遺策。哪怕現代國家的談判,都是彼此妥協。最后成為雙方都能接受的結局。
        單方面的得利,那叫侵略。
        就算秦夜這次得了三十六億陰靈石的好處,代價卻是放開七個地府的控制,對方如果按照比例朝貢,何止三十六億?三百六十億都不多!
        所以,劉裕等人是真的沒有想到,地府竟然還有這一招!
        “既不為臣,宗祖國憑什么還要照顧?”秦夜冷哼了一聲,后方十幾位記錄員拼命書寫著:“另外,不止生死簿,明鏡高懸,接下來所有新地府的神器,研究,都不可能讓脫離地府的藩屬國白領。等地府忙完了,會設定外交部,如你們所愿,成立國與國之間的外交關系?!?br />        這一擊,可謂劍指七寸,見血封喉。
        火藥味一開場就濃郁得刺鼻。劉裕等人死死盯著秦夜,開始就出殺招?這是準備讓我們答應什么?他的真實目的是什么?
        馬伏波深吸了一口氣:“秦大人,如果我們恢復朝貢?”
        “哦?”秦夜輕輕撥著折扇,貌似不在意地說道:“那要看看各位的誠意了?!?br />        劉裕淡淡道:“十五稅一,和以前一樣,您看如何?”
        “當然……”秦夜微笑,隨后斬釘截鐵道:“不行!”
        “曾經各位是封疆大吏,財政歸國是理所當然,這其中顯然沒有生死簿的租借費!而且,誰知道各位封地產出多少?”
        “我們可以考慮開放財政綠皮書?!備叱す婢呦旅紀肺⒅?,這位閻羅……還真是不一般的難纏。在大朝會剛開啟的時候,無聲無息,看不出喜怒。緊接著就是一巴掌扇了回來,現在,已經圖窮匕見,一旦占到些許優勢,變得異常強硬。
        或許武力值不怎么樣,或許地府現在是真的弱不禁風,但是……這個一把手他不想第二次打交道。
        又臭又硬。
        “僅僅是綠皮書?呵……看來高大人還是有關注現代的啊?!鼻匾箍吭諞巫由?,淡淡道:“白皮,藍皮,黃皮,紅皮,綠皮……綠皮只是前景報告。你們自說自話而已。想要本官開放,可以,十五稅一也可以。那就得開放白皮書,而且允許我方大使館人員進入檔案室查閱?!?br />        馬伏波終于有些忍不住了:“秦大人,現在貴國的模樣……有大使館?您未免想的太長遠了吧?”
        這尼瑪……還在蒸汽火車時代,你特么就想著怎么登月了?
        秦夜笑了。
        他站了起來,身體微微前傾,仿佛帶著極強的攻擊性:“本官保證,一旦你們離開,兩國建交開始,大使館會如期而至?!?br />        還是先把你的人口搞到一億以上吧……明知道秦夜這牛逼吹上天了,就連于謙都忍不住撇了撇嘴,但眾人還是沒說什么。
        周瑜目光深邃,輕輕搖著折扇,他不想摻進這攤爛泥里。他是對秦夜好奇,非常好奇。
        昨晚的一切,班超已經告訴他了,他大約推斷得出來。加上剛才的觀察……這位閻羅吧……大約是屬于不要臉型的……
        對方提出的要求,一律不給明確回答,說出的答案全部都是花里胡哨,起碼五十年內不可能達到的。
        沒用?
        不,他也是入世修行,甚至和數位外交大使聊過。這是……在逼著對方進入自己的步伐,他真正要的東西,就隱藏在這些渾話之中,卻不會讓人察覺到。
        “你真的只有不到二十?”他垂下眼眸,暗暗想到。
        “那貴國的要求是?”劉裕耐著性子問道。這也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華國老地府尚在的話,什么時候需要談判了?
        不服就干,這才是華國地府的王道。
        秦夜終于真心地露出一抹微笑。
        這才對嘛。
        求人就得有個求人的姿態。
        雖然放開七個地府,新地府絕對是虧本買賣。但留著也是養虎為患,這種情況下,能撈多少回來就撈多少。
        “物資?!鼻匾怪沼諢夯嚎諏?,收斂了笑容:“各方特產,在你們離開后,本官會馬上派陰羽調查,半年之后,給出答復。需要生死簿?可以,用物資來換?!?br />        死寂。
        這一次,沒有一個人開口。
        劉裕搓著下巴沉吟不已,馬伏波目光幽幽看著桌面的盆栽,沒有說話,高長恭靠在椅子上,雙手交叉腹部,不知在想什么。察罕冷冷掃了一眼秦夜,也沒接話。
        唯有物資,他們不愿意。
        陰靈石都可以!
        “既然大家沒考慮好,就暫時休息一下?!鼻匾箍戳絲詞奔?,不知不覺,居然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二十分鐘后,我們繼續磋商?!?br />        沒人說話,只是點了點頭,侍從立刻跟著他們的主子走了出去。
        “好刁滑的小鬼!”劉裕四人走到鬼門關之后,察罕冷哼一聲:“咱們誰都是一窮二白發展起來的??方錐?,他白手起家都發展得這么快,再給他物資這還了得?!”
        “恐怕我們還沒有打出去,軍隊都沒練好,他就能掃到我們家門口!”
        “也未必?!甭矸ǔ烈韉潰骸拔頤敲渙泛?,他就能練好?單靠一個楊繼業?再說,呂宋封地不要了?他不派楊繼業坐鎮呂宋?若派其他人去,瞬間奪權,楊繼業恐怕再好的脾氣也不會開心?!?br />        “馬兄……”高長恭嘆了一聲:“他是練不好,但是……蟻多咬死象?!?br />        馬伏波沉默了。
        一點就通,華國多少人?
        只要收攏一個省,陰兵就算再爛也能人海戰術拖死他們的軍隊。
        “物資不行?;桓齜椒??!繃踉P砭貌湃馓鄣乜冢骸澳恰吞岢瞿歉鎏跫傘庖徽形冶糾詞譴蛩閿迷謁岢齜仿粑淦韉氖焙蛟偎??!?br />        “現在就提出?”“難道你還有更好的方法?”
        察罕咬了咬牙:“行……罷了,反正大不了去澳洲,不過遠了點……”
        二十分鐘很快就到,當所有人再次坐在地藏佛像下的時候,劉裕率先說道:“秦先生,我們考慮了一下,或許這個條件你會滿意?!?br />        “愿聞其詳?!?br />        劉裕深吸了一口氣,咬牙道:“百年之內,我等不會叩邊。任何陰羽不會踏足華國!”
        秦夜目光倏然一亮。
        這就等于……百年不開戰條約?
        就在此刻,在他身后的阿爾薩斯俯下身來,低聲在耳邊道:“可以答應他了?!?br />        “為什么?”秦夜同樣低聲問道:“我覺得還可以爭取一下,他們想叩邊,也要問問道主答不答應。是……看起來不關道主的事,然而數萬陰兵跨過國界,立足未穩的道主不慌?假道伐虢的典故,恐怕無人不知吧?”
        “不……”阿爾薩斯凝重道:“他們可以選擇別的路線,哪怕漢陽王被堵死了,察罕他們仍然有路線進入華國,而且……叩邊即是掠奪陰靈。我們現在鞭長莫及,還不如答應他們,讓那個地方的陰靈存下來?!?br />        “存下來?”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等這次大朝會結束了,如果你還繼續想開海,本宮再詳細告訴你?!?br />        秦夜點了點頭,轉過來說道:“可以。什么時候簽署合約?”
        “合約我們已經擬定好了?!繃踉7路鴝雜誶匾勾鷯φ飧鎏嵋椴⒉灰饌?,轉頭道:“蹈海,帶著鑒定人員,和華國的鑒定人員一起,公證一下。隨后擬給本王?!?br />        “是?!?br />        “慢!”就在此刻,一個聲音響起。韓擒虎緩緩道:“本王和真臘王,暹羅王……何時說過要脫離華國地府了?”
        寂靜。
        再一次寂靜。
        又是你們……劉裕心口都氣的有些滴血。這些該死的墻頭草……根本不值得相信!
        “那你可是說受本王挾持?”他死死盯著韓擒虎的眼睛:“韓大人,說話可要講證據,這不是你的千島之國。你若沒有這個心,誰能說的動你?”
        “本王有這個心,起碼沒這么做!”韓擒虎冷哼一聲,站起來朝著秦夜拱了拱手:“秦大人,還請在合約上,劃去千島之國,真臘,暹羅的名字?!?br />        呵……劉裕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滿心殺意,閉目養神。
        秦夜心頭也猛然一跳,垂下眼眸,掩住一閃而逝的精光:“三位大人,你們可要想好了?;峋駝餉匆淮??!?br />        “若現在不走……你們生生世世,都是華國陰靈?!?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