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世界迷你币激活码大全 > 歷史小說 > 盛唐紈绔 > 第三百九十九章:奴家有要事稟報!
    大首領整個人,瞬間就不好了,臉色一片陰沉如鐵。

    這可是他三弟的手臂??!

    他三弟的武藝那么高,而且此次,為了確保能夠順利地將李逸抓來,他還特地加派了一個宗師高手前去,暗中協助三首領。

    為的就是以防唐軍之中,出現了什么不可估量的武力。

    可大首領還是萬萬沒有想到,盡管他安排了有宗師高手同去,但他三弟,依舊是被李逸給斬斷了一臂。

    而且此時此刻,李逸還放出一個小海盜,將他三弟的手臂帶回,同時讓他代為傳信,來與他討價還價!

    這特娘地,李伯安這家伙這么做,究竟是想說明什么?

    還有,派去的那名宗師高手呢,食屎去了嗎!

    大首領心中一陣大怒。

    不過,他并沒有因此而惱羞成怒,反而是面色冷冷,盯著面前的傳信海盜,又重復出聲問道:“什么信?”

    這三個字,再次脫口之際,大首領的雙手拳頭就不由一緊。

    隱約間,空氣中傳來了一陣‘噼啪’響聲。

    整個蓬萊閣殿內的海盜,霎時全都屏氣凝神,不敢貿然出聲了。

    因為他們都知道,此刻的大首領,已經怒氣難耐了。

    何況,李逸還特地讓人,帶了一條三首領的手臂,來給他們眾人看,特別是給大首領看,這不是相當于……在大首領的胸口上,插了一把刀子么???

    此時,幾乎所有的海盜,都是眸光緊緊地盯著那名傳信海盜。

    他們很想得知其中的詳情,為何此次行動,居然失敗了!

    要知道,他們之前的每一次行動,可是從來都沒有失敗過。

    在李逸沒來登州之前,他們就是常勝將軍!

    無論任何勢力,一旦與他們蓬萊閣過招,那些勢力從來都是吃虧的一方,但如今吃虧的一方,卻變成了他們!

    這件事兒,讓他們受驚的同時,也有些難以接受。

    甚至,他們感覺自己的臉上,有些輕微的疼。

    就像是被人扇了一個耳瓜那般。

    “回稟大首領?!蹦譴藕5?,被大首領看得一怔一怔地,心中也瘆得慌,于是他趕緊出聲解釋。

    “咱們在去登州軍營之前,似乎唐軍,就已經提前得知了消息,因此,咱們中了唐軍的埋伏?!?br />
    “而且,咱們蓬萊閣的宗師高手,也被唐軍用亂箭射死了…”

    “三首領也被李伯安,當眾斬斷一臂,并且讓屬下帶回?!?br />
    “他讓屬下轉告大首領,說,若是大首領,不放了那些抓來的所有良家婦女,他就殺了三首領!”

    “這個主意也是三首領提出的,要不然,三首領早就沒命了…”

    說到此處之際,那傳信海盜的腦海中,又不由而然地想起了之前的一幕。

    此時此刻,他仍舊是一陣心有余悸。

    聽罷過后,不光是大首領沉默了,其余海盜也沉默了。

    對于傳信海盜之言,今夜發生在登州軍營的事情,簡直讓人難以想象,變故居然會這么大!

    而李逸這家伙,竟然如此功于心計!

    “特娘的!”

    當場,待空氣沉默了小片刻之后,立馬就有一名海盜猛地站起,沖大首領抱拳,罵罵咧咧地道,“大首領,李伯安這狗官,竟然敢動咱們蓬萊閣的人,屬下請命,讓屬下這就帶著人馬,去滅了他!”

    “正是如此,大首領!”另外一名海盜,也跟著一起出聲,“李伯安這個狗官,簡直是欺人太甚,居然傷了咱們三首領,還妄圖咱們,將那些良家婦女放回去!”

    “大首領,屬下愿意帶人前往,去殺了李伯安這狗官!”

    “大首領,屬下愿意請命……”

    一道道主動請纓之聲,不斷地傳動而起。

    但大首領只是看了他們一眼,并沒有貿然答應任何人,也沒有貿然出聲,而是保持著一片沉默。

    盡管他心中,此刻非常痛恨李逸,但只要一想到,被抓的人不是別人而是他兄弟——登州蓬萊閣的三首領,大首領就不得不三思而行了。

    畢竟三首領的命,現在就握在李逸的手中。

    而且,這個活命的辦法,也是三首領想出的。

    這也是李逸特地放出一名小海盜,并且將三首領的手臂送回,能夠與他談判的籌碼。

    對于大首領來說,那些女人根本不重要。

    眼下,最重要的是,能夠將三首領安全索回,才是重中之重!

    卻也就在此時,一名沉默許久、一直未曾開口的男子,卻是突然開了口。

    “大首領,這件事兒……屬下心中覺得,咱們還是需要從長計議才是,畢竟三首領現在,就在李伯安那個狗官手中,咱們不得不深思而行?!?br />
    此話一出,大首領當場就看了眼那男子——老楊一眼,面色凝重地出聲問道:“楊護法,你可有什么好的意見?”

    老楊,是在前幾日的時候,才加入他們蓬萊閣的,并且身手不凡、實力強大。

    這幾日以來,老楊殺了好幾個朝廷官員,而且辦事效率極高,手法嫻熟,這讓大首領對他有了不少好感,因此被特封為護法!

    蓬萊閣海盜的職位等級,也很講究。

    最上位,權利最大的人,是他們三位首領。

    然后就是護法。

    接著就是弟子。

    至于老楊的生平,雖然大首領并不十分了解,但,就憑他殺人的那股狠勁兒,大首領心中就知道,他肯定不會是朝廷派來的奸細。

    如果老楊是奸細的話,那他怎么可能,會對朝廷命官出手?

    而且還殺人不眨眼?!

    要知道,不管是任何人,只要沒有圣人的圣旨,沒有足夠的證據,沒有官府的審判處理的情況下,一旦私自殺害了朝廷命官,那是觸犯了唐律!

    那是要被抓起來坐牢的!

    而且,老楊在來投誠蓬萊閣之前,可是編了好一個‘凄慘動人’的故事,將大首領以及蓬萊閣的海盜眾人,全都給蒙騙過去了。

    因此,大首領才問了老楊一句。

    “大首領?!崩涎畛烈髁矯?,微微搖頭,面色肅然地說道,“好想法屬下倒是沒有,只不過……屬下知道李伯安的為人,此人是個言出必行的家伙。因此,咱們可以先放了良家婦女,換回三首領再說?!?br />
    “至于后面的賬,咱們慢慢再與他算!”

    老楊看起來十分認真地,站在大首領的位置上,替他考慮。

    頓時,蓬萊閣的不少海盜,全都有些不樂意了,一個個,全都微微蹙眉看向老楊,敢怒卻不敢亂言。

    老楊是個狠人,他們之前就已經了解到了。

    如今的老楊,更是成為了蓬萊閣的七大護法之一,他們根本不敢貿然得罪老楊。

    之前,就是有海盜得罪了老楊,直接被他殺了。

    這樣的狠人,又得到了大首領的信任,成為了凌駕于他們之上的護法,他們這些海盜小兵,哪里敢出聲反駁?

    倒是二首領,聽了老楊這番話之后,也是深以為然地點點頭。

    “大哥,我同意老楊的看法?!倍琢炷抗獯永涎釕砩鮮棧?,看向大首領,“那群女人對于咱們來說,不過是發泄的工具而已,可現在只要能夠先救回三弟,放了就放了吧,大不了咱們以后再抓!”

    大首領掃了一眼二首領,沉默了良久,方才道:“目前咱們處于下風,也只有這么做,先答應李伯安那狗官了!”

    “呼……”大首領深呼吸一口氣,看向門邊的海盜,吩咐道,“將抓來的女人,全都放回登州,二弟,此次你去贖回三弟?!?br />
    “好,大哥?!倍琢斕閫芬揮?,立馬從座上起身,“我這就去?!?br />
    “嗯,記得給那些女人,順道下些毒,延遲幾小時發作的那種?!貝笫琢烀嬪醭戀乜聰蚨琢?,出聲道,“既然他敢斷咱們三弟一臂,咱們必須還以顏色!”

    “嘿嘿,知道大哥,放心吧?!倍琢旎敵σ簧?,立馬走出蓬萊閣。

    老楊聽到這話,心中頓時有些擔憂起來。

    畢竟,他們若是對那些女人下毒,而李逸又不知道的話,豈不是相當于……放回去好些個尸體?

    這對于李逸來說,對于老楊來說,他的任務都不算成功!

    想到此處,老楊心中開始盤算…

    ……

    半盞茶的功夫過去后,一大群被抓來的良家婦女,全都從蓬萊閣放出。

    這一次,沒人再次糟蹋她們,而是任由她們離去。

    老楊就與二首領一起,看著這群女人離去。

    “老楊,你說……倘若李伯安這狗官發現,放回去的這些女人,全都是一俱俱尸體之后,他會不會格外高興?”二首領突然笑說一聲,目光看向離去的那群女人,滿臉怒笑。

    “哈哈!”老楊跟著大笑兩聲,臉上露出來一副奇怪的笑容,冷哼道,“這一次,咱們能夠讓唐軍士氣受損,那明日的戰爭,咱們就處于了先機!”

    “不錯,此次消滅唐軍,消滅李伯安,咱們勢在必行!”二首領的雙眸,突然就冷凝如刀一般。

    ……

    登州,城門!

    大概在五更天的時候,城門外就涌現出來了一大群的人,如同螞蟻一般,人影逐漸放大,然后出現在了城門下。

    這一幕場景,只把守門的將士們,看得個個是目瞪口呆。

    “這……城門下……全都是女人?”

    “難道這些女人,都是被海盜抓走的,現在被放回來了嗎?”

    “趕緊去稟報公子!”

    “是!”

    守城的將士們,嘰嘰喳喳之間,同時也亮起了嘹亮的火把,把城門下的女人,全都照得映出了面容。

    果然全都是女人!

    而且一個個衣衫破爛,頭發凌亂,似乎經歷了生與死的遭遇,才從地獄中放出來的一樣。

    與此同時,接到守城將士來報,營帳內的李逸,頓時就從床榻上起身。

    “玥兒,趕緊給我寬衣,咱們出去看看?!崩鉅菀槐叻愿闊h兒,一邊又沖營帳外大喊,“來人,速速去通知全城,若是家中失蹤了女人的人,趕緊來城門口認領!”

    “是,公子?!泵磐獾慕?,立馬領命而去。

    而玥兒,則是難得地一陣都沒有出聲,只是安安靜靜地給李逸寬衣,心情看起來頗為凝重,很是不悅。

    “放心吧,傻丫頭?!崩鉅菟呈峙跗皤h兒的小臉頰,強笑說道,“這一次,應該是所有被抓的女人,全都放回來了,不管她們經歷了什么,只要能夠逃脫海盜的魔手,對于她們來說,就是不幸之中的大幸了!”

    “嗯,玥兒知道的,公子?!鮑h兒輕輕點頭,輕嘆了口氣,臉上也露出一抹強笑。

    畢竟同樣身為女人,可這些女人的遭遇,卻是如同地獄般的折磨,讓玥兒不得不為之動容、心痛。

    “行了?!崩鉅菡獠判α誦?,順手抓了一把玥兒的兇,又在她臉上親了一口,才道,“走,咱們出去看看?!?br />
    “嗯…”玥兒紅著臉點頭,跟在李逸身后出營帳。

    倒是琳瑯,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立馬就起身,此刻看著紅著臉的玥兒,她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李逸‘非禮’玥兒了,不免有些不高興地噘著嘴。

    但現在的情況下,她還是保持著一貫的清醒。

    因為救人重要!

    一句話也沒多說,她就如同跟屁蟲一樣,跟在了李逸身后,隨著李逸一起來到了登州城門。

    而此時的登州城門,盡管才是五更天,但不少丟失女人的人家,全都聚了來。

    可以看見,來者的不少男人、女人,都留下了心酸的眼淚,悄悄抹眼淚的人,更是不在少數。

    倒是琳瑯,這時突然提醒道:“公子,咱們斬斷了海盜三首領的一臂,他們會這么簡單,就將這些女人送回來嗎?”

    “你有什么想法?”李逸看向琳瑯。

    雖然琳瑯,一直都是在皇宮中長大,而且是李麗質的貼身女衛,但她對兇殘之人的見識,應該要比自己廣泛。

    因此,李逸特地問了她一句。

    “公子?!繃綻派釵豢諂?,然后才道,“琳瑯以為,這些女人之中,說不定有人中毒,畢竟公子之前,可是斬斷了他們三首領一臂,而且這種事情,琳瑯之前在宮中也不少見!”

    “嗯?!倍雜諏綻諾幕?,李逸深以為然。

    窮兇極惡之人,突然就答應了你的威脅,他們會這么簡單地答應?

    顯然是不可能的!

    何況,李逸還有老楊這個內應,他相信,老楊能夠做到。

    “開城門!”李逸突然吩咐一聲。

    “是,公子?!筆爻墻空鋈說男納?,都倏然凝重起來,緩緩地打開城門,一個個女子,則是從門外走了進來,但有不少人卻是一直低著頭。

    似乎……她們做了什么虧心事,不敢再面對自己的親人,也不敢面對登州。

    “我的兒……”一時間,整個登州城門,響起了認親的聲音。

    只不過,這一次的認親氣氛,變得有些冷。

    然而也就在這時,一名女子來到李逸身邊,欠身一禮,看向李逸道:“公子,奴家有要事稟報!”

    PS:請假兩天,最近事情有點多,這書成績太爛,31號會更新,不會太監,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