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別扔別扔,我沒惡意的?!焙諛衿松磷懦嵐?,俐落地躲過繡花鞋的攻擊,飛到葉晨曦面前,并停了下來,立在一頭大黑豬背上。

    “你不是說要收靈獸嗎?我和阿黑來報個名如何?”黑鳥的公鴨嗓音出現在葉晨曦的神識里。

    一些擁有天賦的妖獸到了二品以上,就能開啟大半靈智,到了五品,方能開口說話。那金冠蛇已是三品,已能用神識與葉晨曦溝通。而這黑鳥更不簡單,不過二品妖獸,居然膽大包天到當著三品妖獸的面,跑來與葉晨曦說,要做她的靈獸。

    葉晨曦瞪著這只黑鳥,上下打量,這模樣,全身上下,一身黑,只有少數地方帶著些許金色的,一雙足倒是赤色的,但靠近尾巴那處,居然還長了一截發育不良的爪子,這模樣,實在稱不上好看。

    金冠蛇卻氣地道:“又是你這死烏鴉?!?br />
    黑烏鴉翻了白眼道:“你這臭蛇,你就不能把死字去掉?當心我詛咒你?!?br />
    葉晨曦驚訝道:“你是烏鴉?”

    烏鴉撲閃著翅膀,歡快地說:“對,我是烏鴉,正宗的烏鴉,天底下最聰明的烏鴉。你不是說要養靈獸么?我和老黑可以做你的靈獸呀?怎樣?”目光希翼地看著葉晨曦。

    葉晨曦呆滯了好一會兒,這才上下打量這只烏鴉,都是二品靈獸,烏鴉不說了,丑不拉嘰的,聲音也粗嘎如大公鴨。這只黑豬是怎么回事?如小牛般壯碩的身子,全身烏黑,又大又尖利的獠牙,長長的豬嘴,這分明就是一只野豬呀。

    老天,她葉晨曦何德何能,居然讓一只烏鴉和一頭大黑豬自遂當她的靈獸?是她走了狗屎運嗎?還是走霉運?

    金冠蛇卻是笑得打跌,嘲笑道:“我說你這死烏鴉,你還是要有自知之明。要本事沒本事,要相貌沒相貌,人類修士憑什么收你做靈獸?你能替人類打架嗎?”

    烏鴉氣道:“你再放屁,信不信老娘噴一把燒死你?”

    金冠蛇馬上后退,但很快又伸直蛇頭,不屑地道:“紫果已經被我吞服了。等我煉化了紫果,就是十個你和這大丑豬都不是我的對手?!?br />
    “什么,你居然吃了紫果?”烏鴉抬頭,看了眼紫果樹,火冒三丈地道:“你這死蛇,你居然敢獨吞,看老娘不殺了你?!弊彀鴕徽?,一團火噴向金冠蛇。

    金冠蛇蛇頭稍稍后仰,吐出蛇信子,一道液體從嘴中噴出來,便滅掉了火球。

    烏鴉在空中撲閃著翅膀,尖聲叫道:“算了,我大人大量,不與你計較?!庇腫防?,停在黑豬身上,仰頭望著葉晨曦,討好地笑道:“你就收我為靈獸吧,我能噴火的,這頭大黑豬也很能干的,皮粗肉厚,抗打抗摔,最重要的,還能騎它,跑起來的速度還不慢?!?br />
    葉晨曦滿頭黑線,是她落伍了嗎?妖獸與人類修士不都是互看不順眼,一見面就相互殘殺嗎?怎么這一鳥一豬,就這么的奇葩?

    金冠蛇說:“死烏鴉,老娘今天心情好,不想殺你,帶著你那頭丑豬,滾?!備儀檎庵喚鴯諫呔尤皇悄傅?。

    烏鴉氣道:“閉嘴。就算你吞服了紫果,你也飛不起來,也跑不過大黑。同樣要受我們的欺負?!?br />
    “你·!可惡!”當著葉晨曦的面,金冠蛇不愿讓這個人類修士看到它身為三品妖獸的弱處,揚揚蛇尾就朝烏鴉掃去。

    烏鴉卻往空中一飛,嘲笑道:“哈哈,你打不中我?!?br />
    而黑豬卻張開嘴,露出白亮尖利的獠牙,粗聲粗氣地道:“信不信讓我老黑壓死你?”

    金冠蛇收回了攻擊,不屑地道:“懶得理你們?!?br />
    面對毛遂自薦的黑烏鴉和大黑豬,葉晨曦哭笑不得。便說:“你們只是二品妖獸,與我實在無甚益處?!弊鈧匾?,你們太丑了。要是用你們做我的靈獸,實在降低我的品味呀。

    黑烏鴉卻說:“你這是在以貌取人對吧?”

    “……”葉晨曦不料這家伙居然如此聰明。

    黑烏鴉翻翻白眼,說:“你可千萬別小瞧咱們,我與阿黑雖然修為不高,但絕對是獨一無二的雙黑組合。我擅長飛行、火攻,我的詛咒術天下無雙,阿黑皮粗肉厚,抗能抗摔,你走路累了,還可以把它當馬騎。要是寂寞了,我還可以唱哥給你聽。多爽,是不是?”

    “詛咒術?”葉晨曦對這個還感興趣。

    “沒聽說過烏鴉嘴嗎?”烏鴉一臉得意。

    金冠蛇不屑地說:“得了咧,你那詛咒術要是靈的話,你早就統一妖界,成為一代妖王了?!?br />
    葉晨曦看向金冠蛇:“這話從何說起?”

    金冠蛇覺得葉晨曦不似別的人類修士那般百目可憎,加上又幫自己滅殺那些搶它紫果的修士,人也挺厚道的,便說:“它的詛咒術呀,只能在無意之中靈驗。若是故意詛咒,是不靈的?!?br />
    黑烏鴉尖叫起來:“你這笨蛇,你是豬呀。就算咱們之前因為紫果的事不對付,但你更應該幫我說話才是?!?br />
    “我為什么要幫你說話?”

    “我若是成為人類修士的靈獸,便會跟著主人走。我和阿黑走后,就無人與你為敵了,也無人搶你的紫果了。你就是這里的王者啊?!?br />
    金冠蛇一雙三角眼閃了閃,陷入了沉思。

    黑烏鴉又轉頭對葉晨曦說:“主人,看在我們這么有誠意的份上,你就收我和阿黑為靈獸吧。你放心,收下我們你絕對不吃虧的。我能唱歌,能打架,能噴火,能飛,能詛咒,盡管只是偶爾靈,但也很牛的,是不是?你們人類修士每隔二十年便會來咱們這兒搞破壞,找那個軟腳花,有我在,保證幫你找到,還能幫你殺敵?!庇旨峭反蠛謚澩舸翥躲兜哪Q?,氣道:“你這大笨豬,什么都要我操心,你趕緊說出你的本領呀?!?br />
    “……我,我……主人,我很能吃的……”黑豬吭吭哧哧地擠出一句。

    金冠蛇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