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于十強村落選拔,蕭沉很重視,對于族中弟子的修行,他也很關注。

還有七天,十強村落選拔便要開始了,他們要提前三天過去,所以只有四天的選拔時間。

在這四天中,蕭家也開始擇選出戰弟子。

當然寧遠村每個家族都可以派人,他們這個村落有十個參賽名額。

經過幾天的角逐,沒出蕭沉意外,蕭空,蕭長殷,蕭幼弱三人實力最強勁,他們皆有著打敗尋常養氣境第九層的實力。

蕭家身為寧遠村龍頭家族,十個名額,他們要了四個,各方也沒有反駁。

剩下的六個名額,則是由剩下的家族挑選出弟子進行比拼,前六名可以獲得名額。

最后出奇的是,六個名額居然都被萬家搶去了。

得知這個消息,蕭沉想了想,便是明白過來,只怕是顧家出手了,想要讓萬家在十強村落選拔賽上,力壓蕭家一籌,這樣,至少在寧遠村,萬家的名氣能稍稍壓蕭家一籌。

畢竟提升整個村子的排名,這是一個大功德,不管哪家做到,都會讓各方愛戴。

顯然,顧家扶持萬家,要在這方面打擊蕭家。

蕭沉雖然沒有看到那場比賽,但也得知一些消息,此次萬家的六人,居然有一人達到了凝丹境了。

這個實力,在二十歲之前,絕對是很強的了。

這種選拔賽,與實力無關,只要在二十歲之內,哪怕是超越凝丹境的強者都可以參加。

萬家有一位凝丹境高手,沒有意外,絕對能幫助寧遠村取得極好的名氣。

到時候各方擁簇的萬家,發展必然也會一番通暢。

如此一比,蕭家的四位養氣境第九層,顯然不夠看了。

蕭沉感到很大的壓力,若是讓萬家拔得頭籌,那么蕭家好不容易積累的信譽與各方的好感,都會遭受沖擊。

蕭家正在穩步發展中,這種沖擊,處理不好便是致命的,甚至會影響到他公會會長的權力。

這場比賽,不僅為了整個寧遠村,也必須要超過萬家才行。

可是他們中沒有凝丹境強者,而且蕭沉也自認,短短七天,他根本不可能凝聚玄氣結丹。

兩天后,慕容家突然有人到訪,提出要派一兩人,以蕭家弟子身份出戰,顯然,他們也得知萬家那邊情況了。

對此,蕭沉婉拒了,他知道,慕容家這是在與顧家暗中對抗,蕭家與萬家是兩個大家族暗斗的棋子。

當然,這不是蕭沉拒絕的唯一理由,真正讓他在意的是兩家的關系。

萬家的一切都是顧家給的,所以說萬家只是顧家的傀儡也不為過。

若是蕭家什么都要靠慕容家來幫助,那么蕭家與傀儡有什么區別?

這是蕭沉最在意的,當初與慕容家合作,他一直都是以平等的方式接觸的,在內心深處,蕭家只是與慕容家合作,而不是依仗慕容家。

所以他不會依仗慕容家的勢力,為此慕容曉曉還專門讓人送信,罵他是木頭,大傻子。

三天時間,一閃而過,第四天,寧遠村也整頓參賽人數,在蕭萬兩家高層帶領下,對著無心城開拔而去。

因為是大部隊,所以速度比上一次稍慢,中途休息了一晚,第二天才到達無心城。

這幾天,無心城的熱鬧程度超過以往,十強村落選拔要好多年才有一次,因此算是無心城包括南部這一片區域的一大盛會。

進入無心城之后,寧遠村隊伍在附近盤下一家小客棧,兩族高層派出代表進入城主府,驗證參賽選手的身份。

在無心城中,蕭萬兩家暫時相處的似乎還不錯。

房間中,蕭沉苦思,究竟如何才能在比賽上,力壓萬家一籌,蕭空,蕭幼弱,蕭長殷是指望不了的。

他們進入養氣境第九層時間并不長,就算他能煉制結玄丹,自身修為積累不夠深厚,也無法突破。

咚咚!一陣敲門聲打破了蕭沉的沉思,他打開門一看,發現蕭幼弱站在外邊,此刻的蕭幼弱似乎剛剛沐浴過,頭發隨意的散在兩旁,肌膚粉嫩,垂涎欲滴,渾身散發著一股好聞的幽香,玲瓏有致的身材也在長裙襯托下,曲線畢露。

“少家主,還在想萬家的事?”

蕭幼弱倚在門框上,微笑道。

蕭沉點了點頭,道:“萬家有凝丹境高手,我們若是沒有人能制衡,萬家所取得的成就絕對超過蕭家?!?br />
聞言,蕭幼弱搖頭一笑,道:“少家主,我倒不這么認為?!?br />
蕭沉一愣,抬起頭,問道:“幼弱,你有什么意見?”

蕭幼弱是蕭家年輕一代腦子最好使,便是他也承認,在很多方面,他都不及蕭幼弱。

蕭幼弱抿著嘴,提著裙子轉了一圈,道:“蕭沉哥哥,你覺得我今天跟往常有什么不同?!?br />
蕭沉還沉浸在蕭幼弱有什么好想法,所以也沒在意稱呼上的改變,道:“一直都很漂亮,只是今天更漂亮,多了點女人味?!?br />
他不知道怎么討好女孩子,但是知道,夸女孩子漂亮是絕對不會錯的。

果然,蕭幼弱開心一笑。

蕭沉無語,道:“丫頭,這是十強村落選拔賽,不是選美比賽?!?br />
蕭幼弱翻了翻白眼,旋即小嘴一撅,道:“蕭沉哥哥,你不會讓我一直站在外邊吧!”

“進來吧!”

蕭沉無奈的道,今天的蕭幼弱似乎跟往常有些不同。

蕭幼弱進來后,蕭沉便是關上了門。

走廊拐角處,蕭空與蕭長殷伸頭望了一眼,然后連忙朝樓下跑去。

“蕭長殷,你輸了,蕭幼弱已經進入少家主房間了?!?br />
蕭空賊兮兮的笑道,伸出了手。

蕭長殷肉疼了取出一枚納玄丹,送給了蕭空,搖頭嘆道:“唉!少家主的定力也太差了,這么快就被蕭幼弱那個小狐貍給拿下了?!?br />
聞言,蕭空搖頭一笑,道:“長殷,你太小看少家主了,怎么可能被幼弱拿下?!?br />
“你是說少家主是故意的?”

蕭空微微搖頭,道:“少家主想的都是如何為蕭家謀取更大的利益,如今萬家出現了凝丹境參賽選手,少家主也一直在為此時苦惱,所以肯定是幼弱有什么想法,你也知道,這小狐貍腦子比我們轉的都快?!?br />
“你的意思是那小狐貍是以此才進入少家主房間的?”

蕭長殷道:“可是蕭幼弱那小狐貍的意圖也太明顯了吧!大晚上,又穿著睡衣,難道少家主沒有看出來?!?br />
“然則?!?br />
蕭空道:“咱們的少家主,的確是天選之人,可是不得不說,在情商上,的確有些堪憂,幼弱示好不是一次兩次了,但他卻絲毫沒有察覺,而且你認為少家主能看出幼弱那身貼身長裙是睡衣?”

“你……這是夸少家主單純,還是嘲笑他是白癡??!”

蕭空哈哈一笑,卻沒有在這方面多說,大聲道:“無心城的夜景,我們還沒有看過呢,走,轉轉去?!?br />
“又故弄玄虛,我敢肯定,少家主沒那么蠢,只要蕭幼弱好好努力,說不定一年后,我們就能抱到小少家主了?!?br />
蕭長殷嘀咕一聲,便是快速跟上蕭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