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如畢竟還年輕,一個繃不住,眼淚斷了線的珠子似的往下落,她還是第一次受到這樣的侮辱。

    “靜如,你放心,這件事有聞姨在呢,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焙莼傲塘順鋈?,聞母兇巴巴的瞪向了自己的兒子,“看看你現在都什么樣子,還不快過來哄哄靜如?!?br />
    頓了頓,聞母狠狠地瞪向了曲錦心的后腦勺。

    “至于你,快點從我兒子身上滾下來,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br />
    曲錦心一直倚在聞斯言的懷里,來人都只看到曲錦心的側臉,并沒有看清她的樣子,更加不知道她是誰。

    聽著那尖銳上揚的音調,任何人都能確定,聞母是真的動了大火氣。

    這一次,曲錦心感覺到聞斯言搭在自己身上的手,微微放松了。

    好吧。

    曲錦心大約明白自己該怎么做了。

    “喲,這么多人呀?!貝虬緄鬧楣獗ζ?,挽著男人胳膊走了進來,同行的還有一男一女,都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大嫂,聞斯言又找女朋友了?”松開男人的手,繆嵐走到聞母身邊,笑著打趣道,女朋友三個字聽上去有些意味深長。

    “這次換女的了?前幾天報道的不是個男的嗎?”一同進來的聞懷南,從進來一雙眼睛就沒有離開曲錦心的身上。

    “大姐,怎么回事呀?”衷瑾如皺著眉頭輕聲在聞母耳邊問道。

    “我正頭疼著呢?!奔親約旱那酌妹?,聞母微微松了口氣,可看到身后的這些人,她頭更疼了,早知道兒子會唱這么一出,她就不會讓這些牌友來了,這下可好了,都來看熱鬧了。

    曲錦心原本打算從他的腿上爬下來,聽到又來了一大波的人,動作又停了下來,耳邊傳來他的藏著冷意的聲音,“別忘了,發揮到極致?!?br />
    沒頭沒腦的講完一句話,他徹底放開了她。

    聞斯言的意思,難道是要她當著他媽,還有這一屋子人的面,端起女朋友的架子來?

    曲錦心狐疑的望向他,可是,聞斯言在說完這些話以后,立即恢復了寡言冷漠的樣子,整個人都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氣勢。

    既然他非要故作玄虛,沒頭沒腦的要她猜著玩,她也就不客氣的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做了。

    曲錦心清了清嗓子,從聞斯言身上下來,整理好衣裙,轉過身,“你們,看夠了嗎?”

    脆亮的聲音,帶了幾分慵懶的戲謔。

    明明她才該是難堪的那一個,可她往那一站,卻有種掌控所有的氣場。

    “你是在跟誰講話,懂不懂禮貌?”聞夫人惱怒的不行,隱隱只覺的一張臉全都丟的干干凈凈,顏面無光的感覺。

    “你是聞夫人?初次見面,簡單的自我介紹,我叫曲錦心,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賤人,也不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女人,我是你兒子聞斯言的女朋友,他唯一承認的那個?!彼檔攪蘇飫?,還不忘深情款款的一回頭,看向聞的方向。

    “女朋友?”

    “對呀,就是說女朋友?!?br />
    “前幾天報紙不是說,聞少剛交了個男朋友嗎?還進了醫院?!?br />
    “噓……,你不要命了,這話都敢說,那是記者亂寫的,聞少怎么會是那樣的人?!?br />
    “對對對,聞夫人什么人,怎么可能會讓聞少跟男人……,那些新聞都是亂寫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外面都傳言說聞少是個又丑又變態的老男人呢,若不是親眼見到聞少本人,你不也信了嗎?”

    “是呀,以前還不認識聞夫人之前,我也以為聞少很丑,沒想到那么帥氣,娛樂新聞還真是不可信?!?br />
    “今天這事呀……呵呵?!?br />
    “不過,這女的,長得挺漂亮的,不會是明星吧?”

    ……

    聞母的牌友們小聲的嘀咕著。

    聞斯言正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也不知道有沒有聽到這些話,反正就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寧靜如看清這張臉后,恨不得上前去撕碎了,竟然是下午疾風帶到公司去的那女人,該死的,現在的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還說自己是聞斯言的女朋友,她算什么東西,憑什么以聞斯言女友的身份自居,她以為阿貓阿狗都能出現在這嗎?

    不知道哪里跑來的賤,人。

    “什么女朋友,少在那兒胡說八道了?!蔽拍婦鵲納舳急淞說?。

    “斯言就在那兒坐著呢,當著他的面,我怎么敢胡說呢?”曲錦心無辜的眨了眨眼睛,她是那種盛極的容貌,不經意的一個小動作都自帶著渾然天成的撩撥意味,這種蠱惑的殺傷力出奇的大,不分性別,不分年齡,不分敵我。

    聞母和身后的所有人腦子里齊刷刷的冒出來三個字:狐貍精。

    夠味,聞懷南看的眼睛都不眨一下,這樣的女人若是能跟他……,那真是太好了!

    “大嫂,斯言這是交女朋友了?不是說好跟寧家談婚事的嗎?”一直沒開口的聞懷維聽到這,就忍不住了。

    “斯言的婚事,我會做主?!蔽拍該緩昧成乃檔?,她現在的心情差透了,老二老三都在,今天面子里子,她可丟盡了。

    衷瑾如朝繆嵐使了個眼色,繆嵐立刻會意。

    “大嫂,懷維也是關心斯言的婚事,我們是他的三叔三嬸,說什么都是為了他好,結婚可是大事,我們當然要幫著你把把關,可不能讓別人鉆了空子?!辯厭岸似鴣け駁募蘢?,一副為了聞斯言好的口氣,卻不忘將曲錦心踩在腳底。

    曲錦心冷冷地掃了繆嵐一眼,聞斯言的三嬸,在聞家算得上是最會搞事的女人,要不然也不會讓聞母的親妹妹衷瑾如,連親姐姐都不顧,跟她一條船。比起貪財好色的老二聞懷南,老三聞懷維難對付多了,夫妻倆,沒一個省油的燈。

    前一世,曲錦心膽心又沒什么心思,沒少被繆嵐和衷瑾如這兩個女人欺負,現在,可就不一樣了。

    “斯言,看來我們要換個地方吃飯了?!?br />
    聞斯言哼了聲,意思也不知是答應還是不答應。

    曲錦心溫柔的摸了摸他的臉頰,那架勢就像是在撫摸自己心愛的小寵物,最令人驚奇的是一貫冷漠不近人情的聞斯言居然默許了她的大膽。

    聞斯言一直沒吭聲,姿態也做足了,曲錦心覺的差不多,這才對上了聞夫人。

    其他人,在她眼里不過是閑雜人等,不足為懼。

    唯一難解決的是聞斯言的媽,這應該也是聞斯言真正要她去解決的難題,畢竟,其他人,聞斯言沒一個會放在眼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