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丹師,你……”展紅袖望著那俊逸又帶著淡雅笑意的面孔,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些什么。

秦逸塵撓了撓頭,也知道再拿皇甫焱當借口,簡直是在侮辱展紅袖的智商,干脆笑道:“那個,展丹師你再過幾年也可以的,沒啥事的話,我就先上一層了……”“算了?!?br />
展紅袖嘆了口氣,將滿心驚駭壓下,關鍵她能說什么???

“你去吧,我想一個人靜靜…”“好嘞,你加油!”

秦逸塵沒有不識趣地問靜靜是誰,而是作揖過后,便向著第五層的入口而去。

而展紅袖望著那修長而又步伐中透著期待的背影,櫻唇微張,最終,只能挑選一處開始自己的修行。

霆威滾滾,只是盤膝而坐后,展紅袖卻突然笑了。

恐怕連師父都沒有看出來,秦丹師早就邁過那道鴻溝了吧!再抬眸間,確定那修長身影已經邁入了通往第五層的通道后,展紅袖笑意更甚:“人神合一,又有奇丹傍身,秦丹師他,應該能奪來一位名額吧?”

與此同時,神霆塔五層。

塔內傳來胡天琪倒吸涼氣的聲音:“嘶……五層的霆威果然不凡?!?br />
放眼看去,神霆塔五層當中霆威不時乍現,猶如道道電蛇般穿梭游蕩,感受到兩人的登臨后,猶如潮涌般奔襲而來。

李文斌卻要表現的淡定的多:“你躋身至強者丹師不久,正好借此機會穩固精神力尊體?!?br />
胡天琪點了點頭,抵御霆威的同時,嘴角還勾起抹笑意:“不管怎樣,這第五層,只有師兄與我才有資格享用?!?br />
如今神霆塔五層,唯有他與李師兄兩人!而皇甫焱的愛徒展紅袖,卻只能屈居于他腳下的第四層!這令胡天琪不免有些得意,其實說起來他如此在意勝過展紅袖或者說所有同門,一半是因為性格所致,更多的原因,則是受李懷英的耳濡目染,長久以來便升出這份心思。

與此同時,神霆塔外,也有道道漣漪凝聚出字符,飄出于半空。

這些字符,凝聚成了進入神霆塔的每一個人名字,在名字之下,還有著層數標注。

這是為了方便最后評判成績的高低,而此時,丹殿一眾高層,都正注視著這些名字。

徐英等長老不時驚呼,或有些許輕嘆,甚至還有對弟子的訓斥聲,雖然塔里塔外根本聽不見吧……“哈哈,我家那不成器的小子,總算登臨第四層了!”

“徐師兄果然是教徒有方,我那劣徒就難給我長臉了……”在丹殿當中,也有幾位實力靠前的長老,弟子有圣巔之境。

然而諸多長老議論的焦點,還是放在了展紅袖三人身上。

而正當胡天琪兩人名下的層數有所變化時,原本沉著臉的李懷英嘴角頓時揚起抹笑意:“不錯,天琪那小子果然沒讓為師失望?!?br />
這話聲音不大,卻足以傳到諸多長老耳中。

神霆塔外微微沉寂過后,才見一位長老揚起笑意:“不愧是李師兄教出來的高徒,厲害!”

“我那徒弟若是能有胡師侄的一半天賦就好了……”恭維聲并不多,畢竟皇甫焱還在場,雖然臉色平淡并不為之所動,可一眾長老也沒敢多說什么。

然而李懷英卻毫不在意,因為事實就擺在眼前!展紅袖的名下,僅有四層!而一眾丹殿弟子中,唯有他的兩位徒弟,登臨了五層!在李懷英看來,教徒這方面,他儼然勝過了皇甫焱!面帶得意間,李懷英不禁注意到了秦逸塵的名字,略帶玩味道:“不錯嘛,秦丹師竟然也登臨了第四層,我還當他難以邁上這一步呢?!?br />
此時的秦逸塵,已經邁入了第四層與第五層之間的通道,然而,每一層猶如一道分水嶺,在真正登臨之前,是無法視為成績的。

雖然秦逸塵能登臨第四層,令李懷英略微詫異,但在他眼中,依然不值一提。

畢竟,他的兩位弟子,儼然是一覽眾山小之姿傲立五層!皇甫焱銀眉微蹙,瞥視道:“李師弟今天倒是很健談嘛?!?br />
李懷英笑容不減:“正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嘛?!?br />
皇甫焱并未爭執什么,在他眼中這種事情只是浪費時間罷了。

但望著秦逸塵名下的四層,皇甫焱眸中卻有一抹憂慮。

如今排名丹殿每一位高層都看在眼里,秦逸塵居于胡天琪之下,更是不爭的時候。

如果秦逸塵只是這樣的話,那名額的事怕是就懸了……然而皇甫焱卻不知,此時的秦逸塵正好立于臺階上,抬頭望向霆威滾滾的五層,確認沒有胡天琪的動靜后,才道:“這里可以了吧,紅蓮前輩?”

紅蓮在識海中傳音:“可以了,就這吧?!?br />
秦逸塵找的地方的確不錯,因為這處通道,除了他以外,沒有人會再上來。

紅蓮道:“現在便開始修煉霆神決的第一步,凝聚神霆法印?!?br />
“雖然你錯過了圣階的霆劫,不過也算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塔里的霆威,可要比圣階雷劫更為澎湃,在此地筑基,能讓你的神霆法印根基更為穩重?!?br />
話鋒一轉,紅蓮語氣少有的凝重:“不過本前輩丑話說在前邊,凝聚神霆法印的過程很艱難,痛苦就不說了,稍有不慎,會令你的識海被霆威創傷,損毀前途?!?br />
“而且一旦失敗,且不說代價嚴重與否,你將再無機會修煉霆神決……”紅蓮之所以這么說,一是為了激勵秦逸塵全力以赴,其次是因為她很清楚,此時前者狀態巔峰都凝聚失敗的話,那今后也不可能會有什么成功的奇跡。

“所以現在,我最后再問你一遍,確定要修煉么?”

秦逸塵笑了笑,神色淡然,星眸中卻仿若藏著滔天鋒芒:“來吧!”

“好!”

紅蓮一聲嬌喝,雖然平時她總是以打擊秦逸塵為樂趣,但該正經的時候,絕不會輕佻。

“奪天地霆威,凝神霆法印,一重一問天,十重笑天霆!”

“神霆法印,凝!”

只見識海當中,紅蓮抬掌的剎那,游離于上下兩層入口的霆威,竟赫然澎湃起來,仿若被旋渦牽引,向秦逸塵夾擊而至!